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半生缘(三)

  就在当天,朱建国又和叶娜两人加班到晚上九点。等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一进门,看到的是何宁穿着吊带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何宁看到朱建国回来了,却是一脸的冷漠,动不动地看着电视里的韩剧说道:「回来了?」

  朱建国看了看影视上放映的韩剧,摇了摇头道:「嗯,不早了,睡吧。」
  何宁也不理会,依旧一动不动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泡温泉?」

  「再过段时间吧,我这段时间忙。」朱建国说道。

  「忙?是忙着陪你的小媳妇吧?」何宁呛声道。

  「你说什么呢?」朱建国喊道。

  人发火往往是因为在被别人说出了心里最不想让别人知道或提及的事。无论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

  所以朱建国很少发脾气,因为他城府很深,很少有人能看透他的心思。
  当然那是在社会上。何宁毕竟是她家中的妻子,还是曾经被他万般宠爱的娇妻。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

  看到朱建国神色有点不对了,何宁也不敢再针锋相对地呛声了。

  其实何宁也并不是看透了朱建国的心思,只是女人出於嫉妒心的胡思乱想而已。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我怎么无理群闹了?你说你,在国外好好的教授不当,要跑到一个小公司里上班。」

  「我那边的工作也没辞啊。这边只是暂时的工作啊。两边又不矛盾。再有些事我跟你解释你也不懂,总之钱只有多赚的,没有少赚的。」

  「那你说,自从回国后,你哪天有好好陪过我?」

  「我这不是好久没回来了,国内的朋友之间总要见个面,应酬应酬吧。」
  「我看你就只是陪你那个姓吴的朋友吧,至於为什么你心里清楚。」

  话说着说着,又说回来了。朱建国知道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我不想跟你吵。」朱建国说道,便脱衣服进了浴室。

  等到他泡个澡出来事,发现何宁已经进房了,而沙发上多了一张毯子。
  朱建国歎了口气,走到房门前敲了敲门,说道:「让我进去拿一下电脑。」
  房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开了一个缝儿,一台笔记本电脑门缝里被扔了出来。
  然后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朱建国拿起电脑,坐到沙发上看起了公司的资料。不知不觉中她又想起了叶娜,干练又不强势,聪明却又不傲慢。

  第二天朱建国早早地就来了公司。令他没想到的是叶娜比他来得还早。
  「这么早就来了。」朱建国笑道。

  叶娜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上的档,全然没察觉到来的人是朱建国。直到朱建国跟她打招呼,她在意识到。

  「您也这么早就来了。」叶娜即感谢又抱歉的说道。

  「是啊,马上就到旺季了,如果我们能拿下一个大客户,几年之年都不会再出现资金周转不足的问题。」

  「是吗,那我得加紧了,今年的竞争看样子比去年还要激烈。」

  「对於目标客户,你有什么想法?」朱建国问道。

  「您看这几个行不行?」叶娜将一份档夹递到朱建国手上。

  朱建国拿到手上仔细翻看了一番,说道:「嗯,这几个选得都不错。」
  「谢谢。」叶娜听见朱建国前半句表扬自己,自然高兴。

  「但规模不够大,即便做成了也很难解决长远问题。」朱建国接着说道。
  叶娜面露出了些难色,说道:「以我们公司的实力,要拿下这几个客户都不太容易吧。」

  朱建国果决地说道:「这几个拿下完全没问题。」

  叶娜听到朱建国这么肯定的说道,心里放下了不少负担,「真的吗,那太好了。我要做些什么呢。」

  「别的不用管,你只负责安排好我的行程就好了。我会把最近日程发给你,具体时间你落实一下。」

  「嗯,好的。」

  「还有,我发给你的邮件看了吗?」

  「嗯,我看了。正想跟您说这个事呢。这个客户会不会有点太——」

  「确实有点挑战性,但只有拿下了这一单,才能解决根本问题。从现在开始起做好准备工作,我觉得还可以拼一拼的。工厂做的货我们要把关,然后到时候我们要亲自去见客户。」朱建国说道。

  「嗯,那下午就去一趟工厂那边。」

  「我跟你一起去。」

  「那麻烦您了。」

  「那就这样吧,我回办公室了。」

  「嗯好。」

  朱建国才刚起身就看见叶娜又埋头在一堆档里了。

  「哦,对了。」朱建国什么道。

  「什么事?」叶娜立刻抬起了头。

  「一起吃个早饭吧。」

  叶娜也不好推辞,便答应了:「我正好有个私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於是两人来到早餐厅。

  「您现在住得会不会太远了,每天这么上下班太辛苦了。要不在这附近给你找个酒店公寓吧。」叶娜说道。

  「你的说的事我也在考虑。我准备在这附近买一套精装修的房,现在国内的房价涨得这么快。现在买一套,不说为了炒房赚钱,等我干不动了回来养老也好。」
  「您是这样打算的啊——」叶娜本来想问一句「何小姐那边没问题吗?」可是想了想,觉得不合适,也就没说出口来。

  「如果您是这样打算的,那周末您就别管公司的事了,和何小姐去看看房吧。」叶娜又接着说道。

  「没事,我自己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朱建国笑道。

  原来朱建国拜託了吴胜利去陪着何宁看房。因为那天下午在咖啡厅的事,吴胜利本觉得见何宁很尴尬。

  吴胜利推脱了一番,但最终还是没能拒绝。

  於是在艳阳高照的周末,吴胜利便和何宁一起去看房了。

  何宁见到吴胜利时,看他背着一套摄影的器材,十分惊讶的问道:「您对摄影还有研究啊。」

  吴胜利不好意思地笑道:「哎,也就是业余爱好者,在家闲着没事的时候倒腾倒腾。很惭愧呀,比不上你们家老朱,还在忙事业。」

  一提到这事,何宁心里多少有些不高兴。朱建国主动说,这套房的房产证上写她的名字,何宁才勉强答应下来的。

  看到何宁脸色的异样,吴胜利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便赶紧说道:「怎么,何小姐也喜欢摄影。」

  何宁也自是到自己刚才有点失态了,毕竟所有的事跟吴胜利都没有任何关系,於是笑道:「嗯,怎么说呢——应该说是喜欢拍照吧。」

  「哦,是了是了,听老朱说何小姐以前是模特呢。」

  「那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就是个家庭主妇。」何宁谦虚道。

  何宁有一米七的身高,也没生过小孩,自己很注意锻炼,所以身材保持得还是很好。尤其是一双长腿,足以迷倒很多男人。

  「您今天带着相机来是——」何宁问道。

  「哦,这不是替老朱来看房子吗,想着拍几张实物给他看看。」吴胜利赶忙解释道。

  「要是他有这么细心就好了。」何宁心里竟不自觉地把吴胜利和朱建国比较起来。

  「您要不介意,今天给我也拍几张吧。」顿时对吴胜利增添了不少好感的何宁主动邀请道。

  「那怎么好意思。」吴胜利摸着头,靦腆地说道。

  「哦,对了。何小姐,你以后别就跟着老朱叫我老吴就可以了。」吴胜利接着说道。

  「嗯,那我就叫你吴大哥吧,您——你以后也别叫我何小姐了,叫我小何就行了。」

  「好好好。那我们赶紧进去看看吧。太阳这么大,怪晒人的吧。」

  「嗯,好」

  两人这一天逛下来,中午还一起吃了饭,也聊了很多天。

  吴胜利对何宁的印象也有了很大改变。回到家后,吴胜利又想了想那天下午在咖啡厅看到何宁和男人去宾馆的事。觉得自己肯定是误会了。

  本来他还想找个机会给旁敲侧击一下朱建国的。如今这个念头也完全打消了。
  何宁和吴胜利一起逛了一天,心情也相当不错。虽然吴胜利没有朱建国那么风度翩翩,但却温柔体贴。

  同样是饱经风霜的老男人。如果说朱建国能给女人一种保护感,那么吴胜利给与女人的则是一种呵护感。

  回到家后的何宁,看到空无一人一片漆黑的房间,心情又郁闷起来。

  何宁正准备给朱建国打电话时,却看到了吴胜利发来的讯息:「安全到家了吗?」一时觉得心里暖暖的。

  何宁很想回复点什么以表示自己的感谢之情,可又不知道说什么,於是就回复了一个,「嗯,已经到家了,谢谢。」

  没想到吴胜利立刻就又回复了,「今天拍的照片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拍得不好不要介意啊。」

  何宁赶忙打开电脑,下载了吴胜利给她拍的照片。匆匆翻阅了一边,脸上竟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吴胜利毕竟是自娱自乐拍着玩的,水准比不上她约的私房摄影师。

  但比起之前私房摄影师拍的那些,穿着性感的衣服,摆着撩人的姿势,表情冷艳的自己。她却更加喜欢吴胜利照片上笑容灿烂的她。

  「拍的很好,很喜欢。」何宁又给吴胜利发去了讯息。

  随即又附上了一句,「看看我给你拍的照片吧。」

  是一张背影的相片,吴胜利站在阳台上,拿着照相机拍着远方的风景。何宁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用手机拍的。

  「谢谢,拍得很好,谢谢了。早点休息。」

  「嗯,你也是。」

  何宁又点开了那张照片。照片上吴胜利厚实的臂膀吸引了他的目光。

  不知不觉中,她竟然发觉自己的下麵湿润了起来。

  何宁褪下了自己的长裤,手伸进了内裤,自慰了起来。她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是吴胜利。温柔而又强壮。

  这样的自慰竟她感到强烈的性感,甚至是让她感到了满足。

  当她再回过神来时,爱液已经沾满了她的手和内裤,还滴到了地上。

  「我在干什么呢。」何宁想起刚才自己做的事,近生出一钟罪恶感来。
  清洁完后的何宁,来到阳台,眺望着远方,又是一阵迷茫。

  她为了想要被呵护,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离了婚,嫁给了年龄和自己父亲一般大的丈夫。

  可是如今丈夫已经不像当初那般呵护自己了,更悲哀的是,已经三十多岁了,她还没能成为一名母亲。

  何宁突然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一辆车缓缓的开到了楼下,何宁一眼就认了出来是叶娜的车。车停了下来,但车上的人却没有立刻下了。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何宁看见朱建国从车上下来了,叶娜也从车上下来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才挥手告别。

  她看见叶娜回到车上,车缓缓动了起来。而朱建国却仍住在那,注视着那辆车。直到车开出了大门,转了弯,朱建国才转过身来。

  危机感一瞬间转为了嫉妒心。

  嫉妒心往往会使人尤其是女人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