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找人破处
找人破处
我叫周艳艳,今年的年未就要步入三十岁了,在小故娘的心目中,我这种就是典型的老姑婆,我在一家中型的汽车公司上班,目前的是行政经理的职位。周艳艳拍过两次拖,一次是在大学的时候,当时正值青春,你浓我浓的时候,周艳艳也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亲亲男友,时间就定在两人毕业之前,谁知道,迎来却是自己的男友和闺蜜的背叛,事后男友一直宣称是醉酒的过错,但也使两人的关系从此破裂,就这样周艳艳跟她的第一任就这样saygoodbye同时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城市。第二个交的男朋友是周艳艳的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给她帮助最多的人,刚出社会,周艳艳什么都不懂,没经验没背景学校资力不高,在三无的情况下,想在发达的A城打到一份较高工资的工作是很难的,在找了差不多三个月的工作,就在周艳艳打算去做客服的时候,住在她对面的小帅哥把推荐给现在的这家公司,两个人从此有了接触,你来我往间,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随着感情的升温,两人只差最后一步没有完成,周艳艳已经认定,这个男人会是她的唯一一个男人,但是由于工作的原因,两个人分割两地,正应了那一句话,距离不会产生美,只会产生第三者,这一段感表情也就此告终。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而周艳艳被咬了两次,这一耽误就过去了六年的时间,现在快步入三十岁的年龄,在公司上下都传遍了,她还是个未破处的老姑婆,在被无数次的刺激之下,周艳艳决定实施现在最大也是最刺激的一个决定——找人破处。「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喂,晓晓,你找我什么事」看一下电话的屏幕,是自己的闺蜜孙晓晓。「我来问问你的计划实施得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孙晓晓有些兴奋地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这么随便就决定呢」这可是自己保存了三十年的膜,自己可是很舍不得的。「大事哼,躺在床上两腿一开,他在向前一插,那一层膜不就完了。」孙晓晓受不了地说,自己16岁破处以来,现在有两个固定的情人,性生活可是滋润得很,哪像自己的闺蜜,三十岁还是处,真是没用。「总之我自己会找好的,一定会在生日前把自己的处给破啦。」周艳艳对着电话大喊,发下誓言。跟孙晓晓通完电话后,周艳艳就开始寻思自己的破处方案:方案一:从公司现有的男士着手,目前公司跟自己年纪相符合的单身汉有七八个,除开长相不好,身高不足,品性不好的,只剩下三个。方案二:直接去酒吧艳遇,遇到顺眼的直接到酒店一夜情,最直接也是最快的方法。方案三:找个高大上的牛郎,让自己享受一夜,花钱买开心。从方案一来看,公司的人的话,成功了当然没有什么,但勾引失败的话,被传开了,自己想要在这家公司呆下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这个年龄想在同行找个有目前公司这么高工资的职位也有些难,为了自己的工作着想,想想还是算了。直接实施方案二,那首先就要选出市里比较高档的酒吧,列出了前三名,周艳艳就开始在网上购买比较性感的衣服,来增加自己的猎艳成功率。  第二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周艳艳穿着一条短皮裙,裙子仅仅只够遮住自己的翘臀,再看到自己快要跳出来的胸脯,由于没有穿内衣,两颗乳头亲密地跟衣服接触着,只要有人用手轻轻一拉,即刻可以品尝粉嫩地蓓蕾,再踩上10厘米高的黑色尖头跟高鞋,微卷的长发配上精致的脸状,整个人跟平时公司的周艳艳根本是两个不同的人,此时的周艳艳充满了致命地诱惑。关上车门,周艳艳看着对面自己即将要猎艳的地方,UNIO是本市最出名的三大酒吧之一,单是入场费每位就高达5000元,这还不算在里面的消费,所以这里消费的人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步入酒吧,喧闹的音乐在里面响起,舞台上正在表演激情的钢管舞,穿着性感的bra和热裤的dancer在舞台上尽情地扭动自己的腰肢,舞台的周围站着满满的人,有的人吹着口哨,也有人向舞台扔钱,而作为第一次跨入酒吧的周艳艳,这一场都冲击着她的心里,好像有什么要争脱开来。周艳艳向酒保要了一杯蓝色妖姬后,在一个小角落里坐下,准备好好观察一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猎物,只见自己对面,有一个长相中当的男人,拿着两杯酒,走到一个跟穿着同样性感衣服的女人走去,这是酒吧惯用的搭讪方式,几句话下来,男人开始大胆有自己的肢体去碰触女人,女人也没有反对,慢慢地男人把自己的手从女人的肩膀一直向下到了她的臀部重重地掐了一下,女人娇笑地拍了一下掐在自己翘臀地手,明显没有用力,而身体更往男人身上靠。看到这里,周艳艳觉得自己心里有点过不去了,真要让一个不认识,也没有聊上几句的人在自己身上乱摸,还要跟他makelove,想想有些恶寒,随即又想,就想孙晓晓说的,自己只是想找个人把膜去掉,警告自己不是来找对象的,只是来找猎物的。又静静地观察了几个对象,普遍都是快餐型的交流方式,也没看到对自己样的人,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想起明天还要上班,周艳艳只能感叹今天这个钱花得不值得。走出酒吧,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到了1点钟了,而酒吧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走到停车场临近自己车的地方,看到有一辆车的车门并没有关紧,只见有一双男性的脚露在外面,车还一摇一摇的,很明显自己终于见到了所谓的「车震」,只听到车里传出女人娇媚地娇喘声,断断续续地喊着「亲爱的……受不了……你慢一点……啊……用力啊……阿……」听到女人的声音,露在外面的脚好像更卖力地往上顶,「骚货……说……老子操得你爽不爽……嗯……」「爽……太舒服了……你操得骚穴太爽了……你怎么这么会操……啊……啊……快死了……」周艳艳还是觉得自己不要打扰别人的好事,赶紧开着车离开现场,仿佛耳边还传来女人的淫叫声。  第三章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周艳艳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了,这排行第三的酒吧也不怎么的,找不到自己顺眼的,决定一次性来个狠的,直接去市里排名第一的酒吧——KILLM,第一的酒吧特别在哪里呢?KILLM不是一家普通的酒吧,第一层像普通的酒吧一样,但从第二层开始,那就是会员制了,听说要在卡里存满500万以上才能在二层以上消费,听说那里就是欲望的天堂,而周艳艳只是个普通的工薪层,存个5万可以,存个500万,那就算了,但能在一层消费已经算好了,因为一层的最低消费都要1万元,心疼啊。关上车门,看到KILLM高档的装饰,周艳艳满意的点点头,为了自己保存了三十年的膜还是值得的,一走进里面,才发现别有洞天,在酒吧的中间是水池而水池的中间是一个舞台,环绕着舞台的只有大约40多个座位,并没有多余地座位,可见老板并不是志在用这个酒吧赚钱。周艳艳还是挑了个比较偏远的位置坐下,但奇怪的是,从自己来了之后,陆陆续续进来都是男性,等了一个小时,全部座位都坐满了,只有自己一个女人,这是怎么回事?李奇坐周艳艳进来后就一直看着这个女人,说实话,他为这个女人的大胆敬佩,她是明知而为还是无意呢?KILLM的一楼主要是为二楼以上的客人准备表演的,每到12点钟,这里会提供一名女人在台上由调教师做情欲的调教,以挑起楼层的房间的客户的性欲,当然如果房间里的客人对这名台上的女人感兴趣也可以进行享用,而表演的女人有两种,一种是俱乐部买的女人,一种是自愿地——也就是为了追求性快感的女人,不管是哪一种都跟跟前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关系,李奇发现她的眼神很单纯,藏着一丝无措,真是个有趣的女人?难道她会是第二种女人,想来表演吗?李奇调好一杯热情的沉思来到周艳艳的台前,「这是本店最出名的酒,试试。」「啊,喔,好的,谢谢。」周艳艳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才发现自己进来那么久,还没点东西,真是失礼。在李奇就要走开地时候,周艳艳又开口问,「那个,我想请问一下,那个舞台的表演什么时候开始?」其实她想问,为什么只有我一个女人,但又显得奇怪。李奇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真的为那个而来。「小姐,再过十五分钟就要开始,请你享受舞台上的表演。」说完冷下脸走开了。突然周围的灯光全暗下来,只留下舞台中间的一束白光,萎靡地娇喘响起,暖昧地声音传入周艳艳的耳朵里,轻轻地让人心里痒痒地,那声音好像是「嗯……嗯……啊……啊……」类似的喘息声,周艳艳感觉周围的男人发出声声的淫笑。舞台后面的门开了,只见一位英俊地男人推着一张SM的情趣坐椅,中间坐着一位女人,女人身穿白色的衫衣,下身什么也没穿,双手被绑在椅子的两边,眼镜被黑布蒙着,而身边的男人身拿鞭子,穿着紧身的衣服,全身充满了禁欲的气息,只见他缓缓地推出椅子,到了舞台中间,停了下来。周艳艳被这种情况吓到了,这是怎么回事,不是酒吧?这……这样的表演……太……太那个了,她想走,却发现双脚一点力气都没有,在她挣扎的同时,舞台的表演就开始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KILLM,我是调教师JO,今晚我将在这里为大家献上一场精彩的表演,接下来为大家介绍今天我的助手——mia,目前是国大新闻系高材生,20岁,有两年的性经验,曾与5个人发生过性关系,最大的年纪是62岁,最小的年龄是15岁,今天的表演是出于自愿,想找一个能让她一晚达到5次性高潮的性交者,大家可以等表演后,再进行竞拍,竞拍所得金额将全数交给今晚的表演者,接下来大家有五次的机会可以提出任何要求,而提出者由我转动椅子停下来后正对者可以提出要求,大家明白规则了吗?」当宣布完游戏规则后,现场一片欢呼,大家的情绪达到了一个高涨,为了增加情趣,舞台周围的水池突然变成喷泉,水全部往舞台中间喷去,瞬间舞台两人的衣服都湿了,本来只是身穿白色衫衣的女人,现在变成了透明的,湿透的衣服紧贴身上,两只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两颗蓓蕾挺立着充满了情欲的味道。调教师说了一句开始,随即转动椅子,当第一次停下,锁定的是坐在左边第五位穿着西装高挺着大肚腩的中年男人,男人猥琐地看着台上的女人,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位先生,恭喜你,第一次的要求可以由你来提。」调教师出声说。「我可以上台去把她的脚打开放在椅子的两边,看一下她的小穴吗?」中年男人的眼睛没有离开舞台一刻。「当然可以,请你上台来。」中年男人听到同意后,急不可耐地冲上舞台,来到女人的前面,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到女人美丽的胸脯,中年男人忍不住手要往女人的胸去,在他快接近的时候,调教师地声音再次响起「先生,不要破坏规距,请你执行你自己的要求。」中年男人慢慢把自己的眼光停在了女人两条修长的长脚上,男人用粗糙的手抚上女人娇嫩地皮肤上,女人软软地啊了一声,突然男人粗暴地拉开女人的双腿,张开的距离让男人近距离的看到双腿内粉嫩的小穴,小穴的颜色非常漂亮,外穴是粉色的,男人想更近一步的分开小穴看里面,但被调教师阻止,他暗示男人把女人的双脚分开抬上椅子上,做完这一些动作后,男人舍不得地离开舞台坐回到位置上,希望自己下一次的运气还是落在自己身上。随着女人大张的双腿,男人们的目光更是充满性欲的火焰,第二次转动开始,这一次落在了舞台右手边的第一位,是一位全身带有刺青的老头,当老头看到自己被选中后,露出了那一口黄色的牙齿,周艳艳忍不住想吐。「让我好好玩一下这个骚货的奶子。」老头对女人有个偏好,喜欢吸着乳头睡觉。「可以,但是只有三分钟的时间。」老头来到舞台的中间,看到紧贴着已经透明衣服的胸脯,抬手直接把穿在女人身上的衣服直接撕掉露出藏在里面的乳房,他有双手分别夹住女人的乳头,往外扯,把两个乳头硬生生的扯离乳房2厘米处,女人受不了的直喊「啊……好疼……不要扯……乳头要断了……啊……」「骚货……是痛还是爽啊……」说完更大力的扯。「啊……真的好痛……真的要扯断了……求你饶了我……」女人受不了挣扎了起来,但双手双脚被束着的女人只是小幅度的动了动。「来……说……我想让你吸我的奶子……淫奶要你吸……我就放了你。」老头提着让人恶心的要求。「啊……不要再扯了……我说……求求你……吸我的奶子……吸我淫荡的奶子……啊」为了不想再痛,女人直接说了老头的要求。老头听到女人的淫话,马上低下头,把其中一个乳头含在嘴里,拼命地吮吸,另一只手揉掐着另一只乳房,高超的技术,惹得女人开始娇媚地配合着。「啊……你好会吸……嗯……吸得人家好爽……嗯……大力点……」老头听到后更兴奋,抬起手,啪啪打了两下没吸的另一只乳房「说……爽不爽……」「爽……好爽……吸得人家好想要……啊……另外一只也要……」此时的女人已经开始被情欲支配着。老头听到后,放开已经吸得有些通红的乳房,改为进攻另外一只,整个大厅,只听到老头吮吸乳的唧唧声,有小部分人开始用手轻轻地抚上自己的裤子。看到这里,周艳艳不想在这里再呆下去,这种情欲的表演自己是看不下去,只想逃得远远的。看到周艳艳站起来,李奇走过去,低声对她说,「你现在是离不开的,门口目前处在关闭状态,要等表演完后,才可决定自行离开。」周艳艳苍白着脸说「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会有这种表演,我只是单纯的以为这里是酒吧。」李奇没想到会是这样,「要不,你先去洗手间冷静一下,表演还有十五分钟就要结束,到时候你再离开。」周艳艳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询问了李奇洗手间的方向,便望洗手间的方向去了,而这边老头的享受时间也到了。进了洗手间,打开水,周艳艳掬起水拍打了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起来,但刚才看到的一幕幕却回放在她的脑子里。洗手间的隔音并不是特别好,想在这里清静的周艳艳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周董,你好坏,这么久也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啊。」一个女人的声音「想我,哈哈,想我还是想的下面的兄弟。」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四十岁左右。「周董,你好坏。」「坏吗?那我现在就坏给你看。」听到没声音,周艳艳以为他们走了,刚想打开洗手间的门走出去,又再一次听到声音。「周董,你轻点,人家还没湿呢?」「小骚货,轻点你愿意吗?每次都叫重一点重一点。」「啊……好粗……周董……啊……」「怎么样是轻一点还是重一点」男人的喘息声有些大。「重……人家要重一点……啊……周董……你插得人家好爽……」「快一点……再动快一点……啊啊……」「骚货……看我不干穿你……真是骚……啊……」「骚……人家就是要骚给你……啊……爽……插……插穿我……啊……干到子宫了……啊……」「他妈的……真紧……咬得好紧……啊……小穴被干了这么久……还没松……干……」「啊……松了……你就不干我了……啊……好大……再大力点……啊……还要再快点……啊……」「干……干死你……说……想不想我射给你……」「啊……今天是安全期……射到我体内……啊……要烫的精子……」「骚货……欠干的小穴」「啊……要了……啊……再快一点……要泄了……再动快一点……」「等一下……我们一起……我要全力冲刺了……夹紧了……」「啊……嗯……啊……啊……啊……要泄了……啊……泄了」听着外面的春宫戏,周艳艳觉得比自己看A片要过隐得多,小穴好像有一点点湿了。「周董,你好坏,射到人家的裙子了,人家才刚买的。」「哈哈……裙子而已,我再给你买就是了。」「真的……那……」随着两个声音越走越远,再看了一下手表,自己出来已经有十几分钟了,表演应该已经结束了。再次来到大厅,表演还没结束,只见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人,男人穿着得体的休闲装,带着无边框眼镜,整个人散发着文人的气息,但他手上的动作却跟他给人的感觉不同。男人的两只手指快速地进出台上女人的小穴,从周艳艳的角度看,男人的整个手好像都被女人的淫水流到整个手都湿了,女人的嘴里喊着「好舒服……插得好爽……啊……再快点……啊……」男人把手指抽出再狠狠地插入,台上的女人随着男人的抽出插入大力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尽可能把自己的小穴往男人的手指送,害怕男人的手指不再进入自己,贪享着快感。「啊……要……嗯……再大力点……插坏人家……把人家的小穴捅坏……」男人没有出声,嘴角带着讽刺的轻笑,手指却从两只变成了四只,快速得插入女人的小穴中。「啊……痛……不要……啊……要裂了……小穴要裂了……啊……」女人扭动着,声音有些痛苦。随着抽插的速度,大约几十下后,女人的声音开始变得甜腻了。「啊……快……好舒服……再大点力……小穴好爽……啊」大约又抽插了一百多下,女人的声音越来越高亢,整个身体都绷紧了,随着最后几下大力的抽插,从女人的小穴射出了一大股阴精,女人潮吹了。女人还没从高潮中回过神来,「要死了……好爽……啊……」男人没有什么表情的下了台,往楼梯的方向走去,直接上了楼。此时调教师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非常感谢大家对于此次表演的大力支持,接下来是竞拍时间,而大家可以通过举手的方式来竞拍,现在休息五分钟,等一下再继续。」周艳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KILLM,自己没有想到只是想简单的破个处,却看到了这种有钱人所谓的游戏,刚才那个女孩子真的是自愿的吗?周艳艳的观念经过这次后有些变了,到底哪里变了,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破处之路还要继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