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熟女师傅的大胸
熟女师傅的大胸
作为九流大学的学生,第一个暑假被学校强行霸占了,派到无锡「实习」,听说是什么索尼公司,跟我们专业有关系吗?没吧!毕竟我是学计算机的,而且是编程啊,听说每介绍去一个可以拿到600块钱呢!该死的老师,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了。在车上打了一个晚上的瞌睡,将带的几瓶水,几包饼干全部扔到胃里,我们总算到达了目的地,无锡工业园。看着索尼那破牌子,真是晦气。公司小气的很,8人间,水电费自理,听说这是个新建的小区,谁知道里面甲醛挥发完了没!周围一片荒凉,唯一可以娱乐的就是下面那家网吧了。经过三天的培训,我们总算知道了自己被分配的部门。我和一个同学被分配到了同一个车间,负责电极生产。车间内以女性居多,只有两个男的,一个40多岁了,听说是这里的老员工,具体有多老,我就不知道了,另一个就是我们班长了,30岁左右的胖子,班长还是很照顾人的,将我们安排在了活比较轻的负极车间。  正式上班的第一个晚上是全车间大清理的时候,所有的机器停机,我们聚在一起聊天,也许是她们平常在一起放肆惯了,居然把话题移到了TT上,身处其中的我颇为尴尬,苍天有眼,旁边的女生终于意识到身旁还有一个男的存在,紧急的叫停了她们,不过也把话题引到了我身上。」杨齐,你有没有女朋友「,这是我师傅问的,一个女生,名叫李丽娜,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人带,而负极全是女生,班长安排了一个资历很深的人来当我老师了,也就是现在我的师傅了。」没有「,这话倒是真的,我还真没有女朋友,不过一群女生永远不会只要一个简单的答案,她们更喜欢听故事,如果里面有夸大的感情那就更好了,但她们绝对不会喜欢一个客观的事实,我说的就很客观,当然她们也就对这事不满意了,开始穷根究底的问我各种问题,」你怎么没谈个?「」你有没有暗恋谁?「」你觉得你们班谁最漂亮?「」你对哪个女生印象最深?「我低头沉思,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去买电脑时那个大胸妹子了,长的真漂亮,她那对乳房真是又大又挺,至少有D杯吧,我心里想着,我偷看的时候他穿得是黑色的胸罩,当时好几个都在偷看她,哦,她用腿蹭我,那感觉真是爽啊,可惜这出卖色情的妹子,我最终也没有睡她。当然我不能告诉她们,这群八卦女保准让我所有同学都知道。认真的应付着她们,我就当自己是一个没谈过恋爱的青涩小青年,」唉,杨齐,你觉得小可漂亮吗?「我下意思的看了下小可,1.5m,瓜子脸,小嘴巴,小鼻子,眼睛闪闪的很是可爱,看的仔细了还能看到一脸斑,胸太小,这是硬伤啊。」天啊,给我10个胆我也不敢说她不漂亮,虽然她确实不漂亮「,所有人盯着我,像是在审犯人,或者说是看着大家心照不宣的玩笑。」嗯,很漂亮「,我装模作样的打量了一阵,」小可作你女朋友怎么样「,」小可可是我们这的小美女,很多人追她的「,」师傅你开玩笑了,你想介绍也得看人家愿意不愿意「,这时候小美女终于说话了,」丽娜,他没女朋友,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你别瞎介绍「。」你那个男朋友不行,跟个小混混似的,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话题转为小美女小可的男朋友,其它女的也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感谢上天,我终于不用面对这无聊的话题了。  我师傅李丽娜,同样有一个师傅的,叫张萍萍,我们都喊她萍萍姐,她是一个农村的女人,现在已经结婚了,由于女人的年龄是秘密,我一直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大,不过她有一个3,4岁的孩子。说起来我跟我师傅的关系并不算很好,我跟所有人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不亲近,也不疏远,按理说我应该和师傅关系最好的,可惜那东西太简单,没给我时间到缠她,而且碰到不懂的是抓到谁问谁,跟师傅的关系倒是平常,而且她也无意亲近我,她还没有男朋友,大概是怕影响不好吧,反正整个车间的关系都这样。说到萍萍姐,她当时已经脱离了看机器的工作,只是负责统计产品数量和作报表,算是比较清闲的了。我和她的关系倒是很好,萍萍姐很喜欢有文化的人,偶尔的时候还会背上小时候读过的课文《花木兰》,无语,她想当女英雄吗?可惜她背的不是很全,我只好将她没背下来的给接了下来,这也是她对我好的开始,以后她经常性的给我一点私藏的小吃,并且一起找我聊天。我教给她她喜欢的诗词,她很喜欢这些东西,心里对知识充满了渴望。萍萍姐是个很乐观的人,脸上经常挂着笑容,她身体很丰满,有一股熟女的气质,不过这都不是我想说的,我想的是她胸很大,真的很大,隔着宽松的防尘服依然能够看到她翘起的胸部。我对胸大的女人素来没有抵抗力的,这是我见过最大的胸了,直到后来我毕业后见到另外一个,这才打破了她第一的记录。第一次跟萍萍姐的亲密接触是偶然的,当时已经快要下班了,她来收记录表,她上来挽住我的胳膊,丰满的胸部直接在压着我的手臂,虽然她第一次对我作这样的动作,但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柔软,手臂借着工作在她胸部上摩擦,萍萍姐并没有躲开我,反而抓的更紧了点,扬着脸看着机器屏幕,我将手伸到她背后揽住了她的腰,这让我想起上次她把口香糖塞我嘴里的时候我趁机舔她手指的事,不过那只是一瞬间而已,本想去摸摸她屁股,担心别人看到,只好作罢。实质性的进展是在一次她想用电脑作一个表,可惜她技术实在不怎么样,简单的word都不会使用,我站在她背后环住她替她打字,当时正是休息时间,车间就我们两个人,本来我也应该休息的,可是由于出去的晚了会,又恰巧碰到她有事。而萍萍姐由于工作闲,不是很在意这20分钟的时间。我站在她背后替她打字,身体免不了的接触,当时她的屁股挨着我的跨部,这不是我要邪恶,是天要我邪恶啊,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硬了起来,我从不穿内裤的,裤子根本起不到作用,萍萍姐很快就感觉到我的不同了,不过她并没有生气,任由我崛起的肉棒顶在她屁股上,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打字了,「萍萍姐,你自己打吧」,我不想亵渎她,」我又不会,你只管打好了,其它别管了「,既然她这么说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继续用我坚硬的肉棒抵在萍萍姐屁股上,不过这次就没有这么老实了,有规律的在她屁股上擦着,隔着裤子也可以感受到她的柔软,肉棒顺着萍萍姐的臂沟上下移动,这个动作已经像做爱了。萍萍姐已经倒在我的怀里,放弃了打字,用手在她身上摸着,我的目标自然是那对让我意淫了很久的大奶子了,隔着衣服揉搓着她肥大的乳房,下身则在她臂部顶着。饱满的奶子在我手中不断的变幻着形状,我越来越不满意隔着衣服探索,我试着去解她的衣服,「别,她们快回来了」,真是色欲熏心,我居然忘了自己是在车间了。」萍萍姐,我想要你「,下身狠狠的在她屁股上撞了几下,「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先不要急」,她用手抓住我的肉棒,在上面快速的撸了几把,然后从我手中溜走。不一会外面就传来师傅她们说话的声音。尴尬的用手将肉棒按好,心里只有默念「空就是色,色就是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并没有做什么更加亲密的事,毕竟工厂是个很危险的地方,稍有不慎就会流言四起。记得她们和我说过一个女的,在厂里名声很臭,跟厂里几个领导都发生过性关系,被她们骂做婊子。  终于等到了休息的时间,公司实行六休二制度,也就是说上四天休息两天,一大早就起来准备,毕竟今天约了萍萍姐,也许有机会吃到她呢!和萍萍姐坐在游船上,四面风景如画,鱼儿在水中快乐的流动,想来它们和我一样快乐吧。抱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只有柳下惠才会无动于衷。手在萍萍姐乳房下边缘挑逗,引来萍萍姐不时的白眼,由于不是什么出格的行为,更何况根本没人会注意到这边,就算偶尔有人看上一眼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不过对于萍萍姐就不一样了,纯粹是做贼心虚,又担心我做出格的行为,心理却是紧张的很,但又不能拒绝,胡思乱想的人总会把事情想的糟糕些,不用我自己去动手,她就会给自己挖好坑来跳的。萍萍姐的呼吸开始不正常了起来,「萍萍姐在想什么呢?」趁着问话手快速的在她胸上揉了几下,「啊」,快速的捂住嘴,扭头四处看了下,见到没人注意才放下心来,「你要死了,在这样我就不陪你了」,手在我腿上轻轻的拧了下,「好姐姐,跟腿没关系啊,都是这里」,抓住她的手放在我早就坚硬的鸡巴上,萍萍姐意思到我的意思,想抽出手却被我用力压住,「快放手啊,不然我可生气了」,「好姐姐,没人注意我们,他们都在自己玩呢!」萍萍姐看了下周围果然胆量变大了不少,不再那么坚决,手开始抚摸我的肉棒,眼睛却是紧张的四处乱瞟,这时有一首游船朝着我们过来,萍萍姐快速的收回了手,「姐姐,我们喂鱼吧「,拿出买好的食交给她,只当是我也在紧张,却不知道我的「险恶用心」,萍萍姐趴在船边,看着成群的鱼抢食自己抛出的食物,快乐 的招呼我一起去玩,我当然去玩,不过玩的却是她的奶子了,一只手支着身体,另一只手却从身体下穿过去直接握在了她垂下来的乳房上,借着船和萍萍姐的姿势,我成功的在下面搭建了一个自己的私密空间,这里没有人可以看到,我可以任意的玩弄她的乳房,如果萍萍姐想要站起来,我那么别人一定会看到我的手正在她丰满的乳房上肆虐,萍萍姐只能给我打掩护,作由我玩弄她的丰满的身体。「姐姐,我们上去吧」,过足了手中之欲的我只想更进一步,彻底拥有这个诱人的熟妇。「好弟弟,再陪我一会好吗」,敏感的觉得她这话包含着不一样的感情,绝对不是因为害羞才推的,「姐姐想让我陪多长时间都可以的」,我捧起她的脸,看着她略带忧伤的眼睛。「姐姐怎么了?」「姐姐是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自古以来道德对女人的约束就比男人的大,男人拈花惹草从来都是风流之举,然后对于女人来说就是放荡的行为了,中国即使在21世界也没有这么开明,更何况是对于一个没读过书的乡下女人呢!与我出来偷情,容忍我变态的挑逗行为究竟给她带去了多大的压力。怜惜的把她抱在怀里,」姐姐在我眼里是最纯洁的女子「,」可别人不会这么看,我好害怕,他们如果知道了怎么办「,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回去吧「,这里候我已经没了任何的欲望,更不想把她拉到良心的漩涡中,心中闷的要死,走在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没有急着去找车,只是胡乱的在走着,谁也不知道目的在哪,这样走下去也许是最好的结局。路过一家宾馆,萍萍姐突然停了下来,「怎么了?」「我们去休息一下」,「不要拒绝,我怕自己没有胆量再要求一次了,我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那我们找家好的」。  收起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情,这或者是我们唯一的一次,她不想留下遗憾,我也不想让她有遗憾。「」姐姐,我突然想起一首诗,酒店的房间里,我对坐在床上的萍萍姐说,「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白居易是这样赞美杨贵妃的「,」可惜我一直不是太懂「」嗯?「」你说杨贵妃洗个澡能把自己洗到无力的地步,她到底怎么做到的「,「或许洗的时间长了」,「不,不,不,杨贵妃应该是在温泉里自慰了」,「满脑子乱想」,「是啊,姐姐可是我的杨贵妃呢,今天我也要姐姐洗到娇无力的地步」,在萍萍姐惊呼中将她给抱了起来,「爱妃,咱们去沐浴吧」,进了浴室,这时候姐姐想自己洗也不可能了,打开水龙头将两人全部打湿,萍萍姐被衣服包裹的玲珑身体立刻显示出来,一对大奶子挺拔的立在空中,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很早以前我就开始意淫她这对奶子,幻想过无数次用它打奶炮的场景,如今它就这样挺立在我的面前,不带一丝防备,两只手无论如何也抓不过来,「我就知道你喜欢她」,萍萍姐看着所痴迷的玩弄她的奶子,「现在她是你的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啊」,「姐姐的大奶子是我的了,我要吃姐姐的奶子」,隔着衣服在萍萍姐乳房上舔着,奶肉蹭在奶上说不出的温暖,萍萍姐托着她的巨乳跟我做更多的亲密接触,我感觉自己要被她给闷死了,「好吃吗?」在我的一番舔弄下姐姐已经动情,「让姐姐把衣服脱了」失去了衣服的包裹,只剩下内衣,姐姐却是不肯解了,「坏蛋,过来啊,给我脱了吧」,不愧是熟女,没了少女的青涩,更懂得如何用自己的身体去诱惑男人,这最后一层的面纱不是自己的,而留给自己喜欢的人,让他们亲自扒下自己最后的遮掩,同时也卸下自己的伪装,把一个清纯的美女变成床上的淫妇,这是男人的征服感。双手再一次攀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双乳,看着她自己手中沉沦,这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女人的胸前对男人有很强的吸引力,那是自己永不会厌恶的玩具,而女人一样的渴望男人玩弄自己的乳房,不然她们又何必一次一次的将送到你的手上。「脱下来吧」,这次顺从的将姐姐的胸罩脱下来,她这次真正的裸露在我的面前,舔了舔干渴的嘴唇,姐姐的一个乳头已经落在我的嘴中,萍萍姐的乳头并不是很黑,毕竟是生孩子的人,没有下垂已经是保养的好了,比起少女的乳房来,姐姐的乳房更加的柔软,真是溺死人了。将两个乳房都吃了个遍,这才放开姐姐,而此时她已经呼吸急促、娇媚异常,「姐姐,你知道我以前最想做的是什么吗?」「什么?肯定不是好事」,「我最想的就是用姐姐的奶子打奶炮了」,「真粗俗」,「谁让姐姐有对这么漂亮的奶子,不把它玩遍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坏蛋「,萍萍姐蹲下身子,将我的裤子脱了下来,而早就崛起的肉棒直接打在她脸上,」你怎么没穿内裤「,」穿着不舒服,我从来不穿内裤的「,「是为了干坏事吧」,萍萍姐用力的在我鸡巴上打了几下,不过这只是让它更硬了而已,「姐姐帮我舔舔」,「便宜你了,我不是第一次呢」,「你老公没让你做过」,「我没同意,太脏了,而且味道很难闻,你的没什么难闻的味道呢」,「我每天都有洗的,姐姐快点」,在一阵犹豫下萍萍姐还是听话的将肉棒放进了自己嘴里,「姐姐用舌头舔舔」,「用嘴巴吸紧了,萍萍姐学的真快」,笑着夸了她一句,到底是新手,很快就觉得嘴巴酸,「姐姐,该用你的大奶子了」,我当然没忘记自己原来的目的,这对奶子今天注定要和我的肉棒做次亲密接触了,看着萍萍姐捧着自己的大奶子将我的肉棒夹在中间上下搓动,一股征服感油然而起。F的胸包着我的肉棒,只有少部分从乳沟里面露出来,我不仅恨老天没给我一个足够长的,像无数H文中那样鸡巴穿过乳沟插进她的嘴里,同时奸淫以女性两个密地。没有嘴巴那样的吸力,柔软的乳房紧紧的包着我的肉棒,这样的人肉按摩足以让我兴奋,「姐姐,再快点,我就要来了」,包裹着肉棒的奶肉变得更加紧迫,姐姐搓动的速度 也更加的快了,「好姐姐,我要出来了,用力夹紧,我要射你奶子里」,浊白的精液从鸡巴里飞出,却被姐姐的一双巨乳全部包了起来,一点都没有射出来。  「姐姐,你做的太漂亮了」,姐姐的奖赏就是我的吻,「姐姐,该我满足你了,你看看,你的奶子都硬成这样了。」水洒在我们身上,将刚刚留下的所有污秽冲走,我们的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贪婪的吸吮着姐姐的唾液,一双手在她身上来回的滑动,身下的肉棒再次硬起来,姐姐不失时机的将她握在手中,这一个吻进行了很久,两人都深深的沉迷其中,「萍萍姐,我要你」,咬着她的耳唇对她进行最后的的通碟,「来吧,好弟弟,姐姐也想要你」。胯下早已经湿润,将萍萍姐的腿抬起来围在腰间,鸡巴对着她的阴道口探了过去,最后一挤,终于进入了我梦寐以求的地方,萍萍姐里面好紧,一点都不像生过小孩的样子,「先别动」,我疑惑的看着她,口鼻间的热气喷在她脸上,「我好几年都没做过,你慢点,轻点」,这也告诉我为什么她的阴道为什么这么紧了,「你老公?」「别提他了,从我生完孩子,他就没怎么碰过我了」,「真是傻B,要是我,肯定天天干姐姐」,「不要提他了,他毕竟是我老公」。说话间我并没有忘记挑逗姐姐,肉棒轻微的在她体内抽动,已经全部进入到她的身体,「这感觉真好」,姐姐喃喃自语,既然姐姐已经适应了我的肉棒,也没必要在委屈自己,速度开始加快,姐姐紧抱着我,胸前的大奶不断的摩擦我的胸部,「嗯」,啪啪的声音响遍整个浴室,姐姐头向后轻扬,双手环住我的脖子,让下身接触的更加紧密,略压抑的声音挑动着我不平静的欲望。长久空旷的身体很容易就达到了一次高潮,瘫软的赖在我身上,任由我留在她的体内,「姐姐,你刚才真美」,自己高潮的浪态全部暴露出来,虽说对方是自己的情人,但仍然免不了羞涩,「讨厌,你笑话人家」,「是真的吗,姐姐你看我现在更硬了呢」,说着又在她向下顶了,「嗯」,「坏蛋」,美人刚泄过的身子还是很敏感,被这么一顶,身体越发的软了,「姐姐我们换个姿势,你趴着」,「你们男的就喜欢这样」,看着姐姐将自己白花花的屁股撅起来,啪的一声拍在上面,「真是好肉」,戏谑的调戏着这个美艳人妻,如今我的情人,姐姐的臂部抽了一下,脸迅速的变的通红,「你坏死了,居然打我那里」,估计姐姐从来没被人打过屁股吧,「敢反抗为夫,罚你杖责30」,不等萍萍姐反应,拿着肉棒已经开始在她的肥臂上打起来,萍萍姐慌乱的躲起来,不断摇动的屁股反而更像企求我的插入,「萍萍姐你是在求我操你吗,屁股摇的真漂亮」,被我一调戏,萍萍姐也意识到自己动作很不雅,身体又僵在那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在我看来,萍萍这时候真是可爱极了,即不忍心拒绝我,又不想承受这样的羞辱,只能把自己当成驼鸟,全当自己不知道了。30杖刑很快的打完了,而姐姐的蜜穴也流出大量的花蜜在,在这样的姿势下,她连遮掩的方式都没有。深知适可而止,适当的羞辱可以增加两的情趣,但过度就会人心了,「姐姐,你不会怪我吧,你屁股太好看了」,略微紧张的问着萍萍姐,手却一点也舍不得她的肉臂,「只要你喜欢就可以了,姐姐没事」,咬着自己的下唇,最后还是接受了我的故意。「姐姐,我爱你」,伴随着语言的是肉棒深深的插入她湿润的蜜穴,肉棒快速的在姐姐体内抽动,两人的呻吟同时在室内响起。  「姐姐,刚才舒服吗?」将自己的精液射进萍萍姐体内,结束后我们躺在床上,「嗯」,「姐姐,你说我现在是你什么人,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老公」,白了我一眼,「你是我弟弟」,「姐姐!你叫一声」,握住她乳房的手轻微用力,表达自己的不满,「别乱动」,说不让我乱动,却是把自己的大奶子按在自己手中,「好姐姐,你叫一声」,看萍萍姐仍是羞涩,手指用力捏着她两个略显深色的乳头,威胁之意甚是明显,「老公」,声音很小,却已经让我满足,「老婆姐姐真好」,给了她一个吻作为奖赏,「好老婆,你看老公又想要了」,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肉棒上,这次却没有逃避,灵活的给自己做着按摩,「坏老公,又想欺负萍儿了」,萍萍姐真的将自己带入了老婆的角色,连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老公想干萍儿的骚穴了」,」萍儿的小骚穴流水了呢,是不是想让老公干了「,「坏弟弟,别欺负姐姐,快来吧」,「叫老公」,转身将发情的美女压在身下,「坏老公」,「把腿张开,老公要好好看看你的小骚穴」,萍萍姐满脸通红,「你不是看过了」,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还是将自己的腿摆成V字型,茂密的黑森林如同绿叶一样衬托着开放花朵,花蕊中晶莹的露珠洒在周围的绿叶上,姐姐饱满的阴唇已经充血,阴蒂如同小豆子一样硬起,完全没有遮掩,认人观赏自己最隐私的地位,让姐姐更加的激动起来,阴道中流出更多的淫水,「好弟弟,别看了」,自己也忍了太长时间了,「乖老婆,把自己小穴扒开,老公要进去了」,看着姐姐M型的将自己大腿打开,分开自己淫荡的小穴,真是让人激动,「好姐姐,我来了」,话说已经将自己的肉棒插入姐姐充满溪水的小穴中。在浴室中的激情这时体现出来,姐姐很容易就进入了发情的状态,扭动着腰迎合自己,「姐姐,你自己揉奶子给我看」,「你哪来这么多要求,真是讨厌」,一边玩弄自己的双奶,一边被心爱的弟弟插自己淫荡的骚穴,姐姐这时候像极了一头发情的母兽。不久我们改变体位,姐姐侧着身体,一条腿被我拉到肩膀上,大肉棒依然在她体内奋勇战斗,姐姐半侧的身体使她的双乳从视觉上变得更加的大了。连绵不绝的声音表达着男女双方的激情,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换了多少动作,沉浸在性爱的人根本无心注意这个,只觉得自己已经难以控制自己的欲望,下身喷射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姐姐,我要来了」,「哦,射进来吧,射姐姐骚穴里」,长时间的性爱让人忘记自己的身份,平时不愿意说的话也可以放开了的说,换了时间,姐姐绝对不会用骚穴来形容自己的。滚烫的精子从身体里喷洒而出,成为滋养姐姐美丽花朵的养分。被精液冲击的姐姐再次达到高潮,身体软软的瘫在床上,任由我压在她身上,好长时间才有力气站起来,「姐姐,你不会怀孕吧」,「坏蛋,现在才想起这个」,极度慵懒的声音,「没事, 我早就结扎了」,心里有点遗憾,我有点希望姐姐怀上自己孩子的,只是现实是不允许的。又陪姐姐聊了一会,洗过后我们才抱着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