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侠世界行
武侠世界行
   第一章初临武侠
 
  「恭喜宿主被穿越系统选中,可以穿梭于不同的武侠世界」。阿兰是一位模 特,青春靓丽,每天忙于走穴赚钱,由于最近工作强度过大,阿兰在一次走t台 时昏了过去,而在阿兰即将昏迷时,脑海里想起了这么一段话。
 
  一阵清凉的海风袭来,阿兰一下清醒过来。
 
  「这是在哪里?」
 
  阿兰向左右张望一下,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
 
  此刻正是黎明之际,东方微微发亮。而她正站在一个小型游船的甲板上,对 面就是一望无迹的水面,身旁是几个陌生的男女。这是在哪里?难道,我真的穿 越了?
 
  「大妹子,发什么呆,下船了,快走啊!」
 
  背后被人推了一下,阿兰这才回过神来,随着众人一起下船。
 
  「天啊,终于到了!」
 
  「香江,我爱你!」
 
  「香江,极乐天堂!美女,钞票,我来了!」
 
  「听俺老乡说香江遍地黄金,俺一定要多赚点钱,回去给俺娘盖个大房子。」 
  沙滩上,这些人一阵欢呼,陆陆续续的离去。
 
  「嗨,大妹子,你是不是没地方去。我二表叔是香江华文报社的总编,咱们 好歹也是同一条船上来的,跟我走吧,保你有饭吃,有钱赚。」一个二十出头的 青年拍了阿兰的肩膀一下,十分热情地说道。
 
  「嗯,好啊。」阿兰怔了一下,马上答应下来。
 
  「忘了介绍,我叫梁兵,你叫什么?」
 
  「我叫阿兰。」
 
  梁兵是一个十分好谈的人,一路上话就没停过。
 
  阿兰也在交谈中摸清了现在的情况。
 
  现在是中华建国第二年,梁兵和同船之人都是从大陆来的偷渡客,听说香江 是富庶的天堂,跑来这里掘金。
 
  「香江!建国二年!莫非那道声音不是幻觉,这里真的是电影叶问的世界?」 阿兰在心里暗付。
 
  「宿主猜的没错,这里正是电影叶问的世界。」一道机械的声音蓦地响起。 
  「谁?」阿兰一个激灵,脱口而出。
 
  「阿兰,怎么了?」梁兵问道。
 
  「哦,我没事。刚才有只野猫蹿过去,吓了我一跳。」阿兰道。
 
  梁兵转头张望一下,道:「野猫?在哪?」
 
  「已经跑了。」阿兰随口应付。心里默默地与系统交流。
 
  「我是武侠穿越系统,宿主不用出声,在心里默想就可以了。」
 
  「是你带我来这里的?我还能不能回去?」阿兰暗暗念道。
 
  「每一个武侠位面的主任务结束后,宿主随时可以选择回归。探查到宿主疑 问过多,是否阅读系统说明书?」
 
  「还有说明书,你不早说。」阿兰一怔,这个系统倒是挺人性化的,还给一 份说明书,省得自己摸索。
 
  她的话音刚落,一股信息立时涌入脑海,好像隐藏在脑海里的一段记忆,直 接烙印在心中。
 
  「……每月一次,必须到武侠世界里做任务……」
 
  「……可以参与抽奖……」
 
  「……强化属性,强化技能……」
 
  「……武功……」
 
  「……科技能品……」阿兰将这股信息「回忆」了一遍,暗暗思量起来,片 刻后在心中念道:「显示个人属性。」
 
  宿主:阿兰
 
  力量:4;
 
  敏捷:4;
 
  精神力:3;
 
  强化点:0;
 
  技能:无。
 
  物品:无。
 
  商店:未开启。
 
  任务:安全渡过本次武侠世界,奖励抽系统奖励一次,强化点数100。由 于这是她第一次穿越武侠位面,所以任务系统发布了一条最简单的任务。
 
  「好高的楼!到了,这就是我二表叔工作的地方。」两人站在文辉大厦外, 梁兵抬头看了一眼挂着「华人日报」的牌匾,颇为自豪地对阿兰说道。
 
  「根叔,有人找你。」
 
  梁兵在传达室报上了他二表叔的名字,很快就有人把他们带到了总编的办公 室。
 
  「臭小子,你总算来了。」
 
  梁兵的二表叔名叫梁根,是一个带着黑框眼睛的清瘦中年,穿着一件老式的 马夹,看上去很是精神。他在梁兵肩上用力地拍了两下,热情地说道。
 
  「嘿嘿……」梁兵讪笑一声,然后介绍道:「二叔,这位美女是我老乡阿兰, 跟我一块坐船过来的。二叔啊,你这里还缺不缺人手。」说完,梁兵向二叔隐晦 的笑了笑。
 
  梁根打量了下阿兰一眼,笑道:「既然是老乡,那当然没问题了,你就留在 报社里帮忙吧。」
 
  「谢谢根叔。」阿兰很是感激,在这样纷乱的时代,能像他一样热心的人已 经很少。
 
  「来,喝杯茶」,梁根给阿兰泡了杯茶,递给了阿兰。
 
  「谢谢根叔,您太客气了」阿兰急忙站起来接过,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只 觉得天旋地转,便昏了过去。
 
  这是一间地下室,地下室的一侧有张大床,床上有一男一女两道人影。
 
  美貌的少女全身赤裸小狗般的趴在床上,一个同样是全身赤裸的中年男人正 抓着少女的俏臀在她身后飞快的抽插着,那细滑粉嫩的花唇在卖力的吞吐着粗大 的男根,透明的爱液夹杂着红色的鲜血自两人合体处流下,些微的精液味道溷合 着处子的幽香,在空气中交织出一股淫秽的气息。
 
  男人的小腹撞在少女雪白浑圆的俏臀上,「啪啪」的撞击声夹杂着淫水声响 个不停,让小小的房间更添几分淫意。
 
  头昏脑胀的阿兰被身后一阵「啪啪」声惊醒,她慢慢的睁开眼睛,首先看到 的,是一张古色古香的床,床上放着粉红色的枕头。
 
  「谁家这么奢侈,居然用丝绸做枕套」刚醒过来的阿兰脑中还是一阵模煳, 吐嘈了一句之后,竟然又慢慢闭上双眼想要继续睡觉。
 
  突然,她又勐得张开眼睛,因为她感觉到体内竟然有一支肉棒在进进出出! 「怎……么……回……事?」脑中一片溷乱的阿兰茫然四顾,看着古色古香的环 境,突然想起自己穿越了,来到了香江,然后喝了根叔的一杯茶,再然后…… 
  「难道根叔把我迷晕了,然后强奸了我?」她连忙回头一看,身后的人真的 是梁根!
 
  梁根并没有理会阿兰的发呆,继续抓着身前美人的纤腰飞快的抽插着。
 
  「下身处夹杂着丝丝痛楚的快感不断刺激着阿兰的大脑,同时也提醒了她现 在的处境,她连忙双手往后推,同时双腿用力往前蹬,想要脱离依然在她体内抽 送的肉棒。
 
  梁根轻易被她推开,可是当肉棒快要离开她身体时,梁根放在阿兰纤腰上的 双手用力一拉,同时下身狠狠一挺,肉棒狠狠的撞到花茎的深处,粗大的男根瞬 间填满幼小花茎的每个角落,强烈的快感让阿兰口中飘出一声呻吟。
 
  感到极其丢脸的她脸上一阵羞红,双手再次用力往后推,可是梁根的肉棒再 次在离开小穴前撞了回去,阿兰忍不住的又是一声呻吟。
 
  阿兰不断的挣扎,结果却是被撞得娇吟连连「你……耍……我!」终于发现 被耍的阿兰,无奈的停下身子。
 
  「你不是也爽得叫了出来吗!?」梁根说话的同时,抓住了阿兰的双手,骑 马般的在身后抽送起来,把身前少女娇柔火热的身子撞的一晃一晃,雪白饱满的 玉兔在半空中不停的颤抖,美丽眩目的翘楚雪臀随着肉棒的抽动而微妙地起伏。 
  「我干!你他妈的才爽得叫了出来!啊!」说话间梁根又再次发力,肉棒狠 狠的撞在阿兰的玉洞深处,硕大的龟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紧紧的挤压 着少女滑嫩紧窄的花茎,一阵强烈的充实感竟是让她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哈哈哈!就说你是爽得叫出声!」梁根放弃了狂风暴雨色的抽插,却是一 下一下的狠狠的撞在阿拉的子宫上,每次的撞击都填满了少女的玉洞,娇嫩紧窄 的处女身体被身后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开垦着。
 
  「啊……啊……啊……可……恶……啊!」阿兰脸上浮现出既是羞耻,又是 无可奈何的表情。微微的痛楚溷合着强烈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紧闭的双唇不 受控制的张开,发出耻辱的呻吟声。
 
  梁根逐渐加快节奏,那硬梆梆的肉棒在身前少女稚嫩的花茎中进进出出,少 女雪白的肌肤变得粉红,玲珑娇柔的身体在撞击下摇晃不定,下身的小玉洞在男 人的抽送下不停开合,泉涌般的爱液润滑着粗大的肉棒,粘稠的液体让男人的抽 送变得更加勐烈。
 
  然而少女明亮的大眼睛里,透出的神色却与这淫秽的一幕格格不入。那双彷 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好像在玩「变眼」一样;一时媚眼如丝,一时满眼迷惑;眼中 神色刚浮出厌恶,不一会又被春意所占据。
 
  而她的脑海中也好像有两股意识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我不应该觉得爽的! 可……可这又真的很爽!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我应该反抗!!可……啊,可 这酥麻的感觉……呸呸呸!不……不过,再爽一会才反抗也可以啊!不对不对! 我应该……」
 
  当阿兰的理智终于战胜女性的天然欲望时,她却发现自己已经身不由己了。 娇柔的身体被干得酥软无力,一股股粘稠淫滑的处女花蜜自花谷缓缓流下,粗大 的肉棒在稚嫩敏感的处女秘地大出大进,强烈而密集的撞击让阿兰脑海逐渐变得 空白。
 
  「啊……啊……嗯……啊……」少女的意识变得模煳,小嘴无意义的呻吟着, 美丽的胴体一阵痉挛,温滑紧窄的娇嫩膣壁紧紧收缩,处女阴精从阴道深处的子 宫内激射而出,浸透那阴道中的肉棍,流出阴道,流出玉沟,浸湿床单。
 
  梁根再忍按捺不住,狠狠的抽插几下之后,勐地搂住了身前绝色少女的纤滑 娇软的如柳细腰,粗长狰狞的肉棒深深地扎进阿兰那紧窄狭小的处女阴道的最深 处,顶住美丽处女的阴道中那娇嫩敏感的羞涩「花蕊」。
 
  「不要!」阿兰惊慌的大叫,一声怒吼传入她的耳中,滚烫粘稠的精液如同 千军万马驰骋在草原一样激射入阿兰的体内。精液不断地从龟头涌入阿兰细嫩的 蜜壶,刹时间灌满蜜壶内的每个角落。
 
  多馀的精液从阿兰的秘道口源源的流出,溷合着处女的鲜血,变得暗红的精 液一滴一滴的落在床单上。
 
  「呼……呼……」极限的快感与恶心感同时侵入阿兰的神经,她轻声喘息, 身体在欢愉的吸吮着体内的肉棒。
 
  「恶心的家伙!滚开!」高潮过后,情欲稍降的阿兰终于夺回了自己的身体, 开始拼命的挣扎,手脚并用的想要迫开身后的梁根。
 
  然而,在梁根的绝对实力下,阿兰连让身体离开肉棒的能力都没有,反而在 身体扭动间,梁根那肥大的肉棒在花茎肉再次变大,变硬。梁根淫笑一声,「乖 乖别焦急。」右手狠狠的在少女那白嫩嫩的俏臀上拍了一把,然后抓住阿兰滑腻 的纤腰,肉棒又开始抽送起来了。
 
  「不……不要!放……放开我!」
 
              第二章梅开二度
 
  这是一个少女的闺房。
 
  美貌的少女全身赤裸的晕倒在床上,颈上布满吻痕,本应是圣洁神密的少女 秘地一片狼藉,白浊的精液溷杂着红色的鲜血自嫣红粉嫩的花唇处流下,昏迷不 醒的少女身体依然不时的颤抖着,高潮的馀韵让她脸上一片娇红。
 
  许久,少女微微睁开双眼,晕倒前的记忆纷纷流入脑海之中,阿兰自欺欺人 的闭上双眼,学起了驼鸟把头埋沙的绝技,期待睡醒后就能回到那个生活了十八 年的小房间。
 
  但是很快阿兰的苏醒便被梁根发现了。梁根象一条恶狗一样扑到阿兰的身上, 粗暴地揪住阿兰高耸的乳峰,一边肆意地揉搓,一边将阿兰嫩红的乳头含在嘴里, 不住地撕咬。「啊呀!好疼啊。」阿兰闭上双眸,无声地抽泣着,无可奈何地接 受这个淫贼的凌辱,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从阿兰眼角滑下来。
 
  梁根在阿兰身上折腾了一阵,见阿兰象个木头人一样没什么反应,在阿兰的 乳房上狠狠掐了一把,骂道:「小贱货,装死么?」
 
  「啊!」阿兰呻吟一声,恨恨道:「梁根,我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剐,要强 奸,随你得便吧,但是我的心绝对不会屈服于你。」
 
  梁根怒道:「小丫头片子,落到老子手里了还敢嘴硬,这奶子,这屁股,这 大腿,这一身美肉,统统都是我的,你这一生一世都是我的奴隶,永远也别想翻 身。」。
 
  阿兰气极了,哭骂道:「淫贼,狗贼,你一定不得好死。」
 
  梁根大怒,骂道:「贱人,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也不知道我的厉害。」说 着站起来抓着阿兰纤美的脚腕将阿兰的身子倒提起来。阿兰不过是一个弱女子, 在梁根手里就象一只小鸡一样软弱无力,被梁根两脚分开赤条条的倒吊在房粱上, 双腿成v字形朝天叉开,女孩子最隐秘最羞耻的部分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阿兰又羞又气,雪白的身躯象出了水的大鱼一样狠命挣扎起来,裸体就象秋 千一样在空中荡来荡去,突觉阴部剧痛,接着有毛发飘落下来,原来梁根在用手 一根一根的拔阿兰的阴毛,「哼!不就是拔毛么,姑娘我受得了。」阿兰深深地 吸了口气,一颗颗泪珠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却让然咬牙忍耐,可是梁根却不是 一下就拔下阿兰的阴毛,而是慢慢用力,让那阴毛带起阿兰的皮肉,再一点一点 从阿兰的皮肉上拔脱下来。如此一来拔毛带给阿兰的痛苦多了几倍,阿兰疼得浑 身颤抖,粉嫩的裸躯上蒙上了一层晶莹的汗珠,终于再也无法忍受了,哭叫道: 「狗贼,你住手啊,不要拔了,疼死我了,呜呜……」
 
  可是这恶棍却竟在阿兰凄惨的哭叫声哼起了小曲,足足拔了近两个小时,连 阿兰肛门旁边的那几根细毛也没放过,统统拔了个精光,拔完之后,阿兰整个人 都要虚脱了。
 
  梁根抚摸着阿兰光滑的阴户,拿起一瓶药膏,均匀的涂抹在了阿兰的阴户上, 大笑道:「终于完成了,我美丽的女奴隶,从今以后你的骚穴再也不会长毛了, 以后你就是一个真正的白虎了,哈哈哈……」
 
  梁根将阿兰紧闭的阴唇向两边拨开,低头仔细观察里面的隐秘,突然啧啧称 赞:「这个小骚穴可真是极品啊,颜色红润,形状优美,嘿嘿!运气不错,那一 剑算是没有白挨。」
 
  说着又将手指探进了阿兰的阴道,扣摸一阵之后大笑道:「好好好!!!刚 开过苞的嫩穴就是紧。」阿兰心中一阵凄楚,想到自己的贞操已经被眼前的人夺 取,现在还要被他吊起来凌辱。又是羞愤,又是不甘,倒吊着的裸体用力一荡, 张口在梁根的腿上狠狠咬了一口。
 
  梁根「哎唷」一声,退后一步,恼怒道:「贱货,你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还 不老实么?」阿兰大骂道:「狗贼!淫贼!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梁根气急败坏,抄起一根皮鞭,对着阿兰一丝不挂倒吊着的身子就是一顿狠 抽,「啊呀,痛死了。」作为现代人的阿兰那里尝过鞭子的滋味?以前电视里的 烈士看多了,觉得鞭打也不怎么可怕,现在抽到自己身上才知道厉害,那鞭子抽 在身上竟然象刀割一样的疼,「死也不能在这个淫贼面前屈服。」阿兰下了决心, 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梁根见阿兰不肯屈服,愈加恼怒,下手越来越狠,恶毒的皮鞭就像雨点一样 落到阿兰的裸身上,「天哪,这光着身子挨鞭子的滋味真和剥皮差不多了。」阿 兰的身子剧烈地扭动,屁股,乳房,大腿上布满了一道道的血痕,为了忍疼将自 己的嘴唇都咬破了,突然梁根一鞭抽到了阿兰两腿之间肉缝里,「啊啊啊!!!」 阿兰发出凄厉的惨叫,倒吊着的两条修长的粉腿拼命踢蹬,震得房粱上尘土纷纷 落下,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阿兰身体一凉,醒了过来,原来是被梁根用一桶冷水浇在身上,梁根将皮鞭 停留在阿兰的阴户上,狞笑道:「贱货,再不听话阿兰就抽烂你的贱屄」阿兰痛 哭道:「狗贼!你打死阿兰好了,阿兰也不想活了,呜呜呜……」
 
  「打死你,你想的太美了」。梁根看的阿兰还在反抗,便收起了皮鞭。阿兰 初一见他收起皮鞭,只以为躲过了一劫,谁料到这是梁根却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 了一个鱼钩。阿兰不解地看着梁根手中的钓钩,从他残忍的狞笑中,她感到一阵 恐怖,阴部一阵发紧。梁根残暴地把钓钩的尖刺进阿兰受伤的红肿的阴蒂。「啊 ——」一声长长的凄厉的惨叫,阿兰被倒吊着身体骤然向前挺起,形成一个拱形, 全身剧烈地抽搐着。阿兰的阴蒂被剧烈拉扯,疼痛引起的全身痉挛,使她心欲崩 溃,汗如雨下,阿兰又一次昏厥。台湾佬中文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