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妈妈堕落的秘密
妈妈堕落的秘密
  我叫王依萌,今年十七歲了,是一名初三的女生。我的媽媽是一所小學的德 育主任,今年四十一歲,169公分的身高、55公斤的體重,一頭栗棕色的波 浪長髮,由於保養得好,看起來只像三十七、八歲,身材很修長,他們都說我繼 承了媽媽的好身材。
 
  爸爸是一名武警,在部隊裡做後勤幹部,後勤保障,培訓新兵,工作忙碌而 緊張,很多時候週末和節假日都不能休息,忙起來有時甚至春節也不能和我們家 裡人團聚,當節日的鞭炮聲逐漸消退,爸爸滿身疲憊地回家時,永遠都會見到媽 媽那溫柔的笑容和熱騰騰的茶水。
 
  由於工作很忙,爸爸平時是不在家的,媽媽平時下午下班回家之後就換上了 普通的長裙和T恤衫,把上班的黑色露趾高跟鞋也換成了普通的居家拖鞋或者有 時候直接就是光著腳踩在地板上,媽媽的腳很漂亮,皮膚很白,五根修長的腳趾 頭上總是抹著紅色指甲油。
 
  因為都是女生,所以媽媽換衣服一般都不會背著我,但是媽媽最近這段時間 換衣服總是躲在自己屋裡換,有時候下班回來,晚上還要出去上同事家一起研究 備課的事,有時候媽媽回來以後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一頭就倒在了床上。 
  今天是週五,我放學坐車回到家已經是傍晚六點多了,這時候北方的天已經 有些寒冷。媽媽週五早早下班之後已經做好了晚飯,在餐桌上媽媽說:「萌萌, 今晚你劉叔叔和林阿姨叫咱一起去洗溫泉,週六回來,小潔也去。」
 
  「好啊好啊,我好久沒見叔叔、阿姨和小潔了。」能週末出去玩我當然很開 心了。
 
  劉叔叔和林阿姨四十多歲的年紀,劉叔叔在一家公司做老總,而林阿姨則和 媽媽一樣都是老師,小潔是他們的女兒,今年十五歲,也快初中畢業了,劉叔叔 和林阿姨一家跟我們家關係很熟,從我小的時候開始劉叔叔和林阿姨就總來我們 家作客。
 
  晚上差不多八點多,劉叔叔和林阿姨就帶著小潔來了,我準備好了自己的泳 衣之後,劉叔叔帶著小潔和我先下樓去車裡了,而林阿姨和媽媽一起進了她的臥 室。過了幾分鐘之後她們也下來了,媽媽今天穿了一件碎花長裙和T恤,外面穿 了一件外套,腳上是一雙黑色高跟鞋。
 
  劉叔叔開車,林阿姨坐在副駕駛,媽媽和我還有小潔坐在後排,上車之後我 看見媽媽有點不舒服的樣子,雙手抓在裙子上似乎在忍受著什麼,「媽媽,你是 不是有點不舒服?」我問她,媽媽說:「沒事,我可能晚飯吃得有點肚子痛,一 會去溫泉泡一泡就好了。」
 
  過了大約四十分鐘後,我們來到市區郊區泡溫泉的山莊,我和媽媽、小潔還 有林阿姨去了女賓,而劉叔叔去了男賓換衣服。換衣服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媽媽 衣服裡面已經穿好了泳衣,直接把外面的衣服脫了下來。
 
  山莊有露天的和室內的溫泉池,我們泡了一會就已經十一點了,換上了睡袍 和拖鞋之後去山莊裡的自助餐匆匆吃了一頓晚飯,然後就去山莊的包房裡準備睡 覺了。劉叔叔開了三間房間,他和林阿姨一間,媽媽自己一間,我和小潔兩個人 睡一間.
 
  到了晚上,我和小潔兩個月不見,聊得很開心,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大概到 了凌晨一點多的時候,我們倆還是小聲地在偷偷聊天,只聽「嗶」一聲刷房卡的 聲音,媽媽由於有我們房間的備用房卡,直接推門進來了,我們兩個趕忙裝睡。 
  媽媽慢慢地走了過來,在我面前俯下身來問我:「萌萌,睡了嗎?」我裝作 睡著了,發出輕微的呼聲,但是眼睛卻微微瞇成了一條縫看著媽媽。只見媽媽剛 才彎腰俯下身子的那一瞬間好像輕輕地發出了「嘶」的一聲,似乎被什麼東西牽 動著,但很快表情又恢復了平靜. 媽媽確認我和小潔都睡了以後起身出去了,然 後好像在敲隔壁劉叔叔和林阿姨的房間門……
 
  迷迷糊糊地睡到了半夜三點多,我起身上廁所的時候聽見隔壁劉叔叔和林阿 姨好像和媽媽在交談的聲音,但是房間隔音比較好,聽不清他們聊的什麼. 躺下 後我繼續聽著,聲音一直到早上五點才消失了,然後聽見隔壁開門的聲音,媽媽 好像回自己房間了。
 
  早上十點我和小潔起床了之後挨個去敲門,才發現劉叔叔林阿姨和媽媽都睡 得很香,連敲門聲音都沒聽到。到了中午十二點他們才起來,我們一起吃過了午 飯之後又去洗了一會溫泉,到了傍晚劉叔叔才開車載著我們啟動了回家的路程。 
  回到家後已經是快八點了,媽媽匆匆做了些晚飯後就回屋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是週日,媽媽上午起來去超市買菜,我還在床上躺著懶床, 腦子裡回想著媽媽昨天和前天那一點點輕微的怪異舉動,總感覺媽媽和劉叔叔他 們之間有點不正常。
 
  起床上廁所的時候打算把自己的泳衣放進洗衣機裡面洗一洗,發現媽媽的泳 衣已經放在洗衣機裡泡著了。我從衛生間出來之後偷偷地走進了媽媽的屋子,媽 媽出去買菜,所以屋子裡沒鎖,進去之後走到媽媽的電腦桌前,發現桌前放著一 對砝碼拴在一對看起來像耳環之類的東西,打開媽媽的電腦,媽媽的電腦之前都 是有開機密碼的,可能昨天太累了,電腦沒記得關,所以我就順利地打開了。 
  打開之後看見媽媽掛著的QQ上還在接收著劉叔叔發送來的視頻,由於文件 太大,應該是接了一個晚上還沒有完全發送完畢,還有一些圖片。我打開了文件 屬於的文件夾,發現這些視頻和圖片保存在D盤的一個名叫「2015年備課資 料」的文件夾裡,而其它的諸如「2014年教學資料」,和「2012備課文 件」之類的全都上了鎖,要密碼才能打開,只有這個2015年的文件夾可能是 剛剛接收過來的文件仍沒接收完,所以還沒來得及加密。
 
  此時我大概已經猜到了這是什麼東西,懷著好奇的心情,雙手顫抖著點了滑 鼠,打開了劉叔叔發來的第一個視頻……
 
  視頻裡背景似乎是在我家,時間是前天晚上洗溫泉之前,應該是劉叔叔帶著 我和小潔下樓之後,林阿姨拍的。首先鏡頭跟隨著媽媽走進了她的臥室,然後媽 媽說:「林姐,這次要放什麼東西啊?」拿著攝像機的林阿姨笑了笑,指指自己 的挎包,媽媽過去打開了林阿姨的挎包,翻出來了一根十分粗大的假陽具,還有 一根繩子上面連著一串葡萄大小的珠子。
 
  「怎麼這麼粗?」媽媽似乎有點發愁。
 
  「呵呵,沒事,抹一點潤滑油塞進去吧,我家老劉特意吩咐的。還有拉珠還 是老規矩,塞後面。」林阿姨笑著回道,聲音嫵媚卻又有一股威嚴。
 
  「好吧……」媽媽順從地把假陽具抹上潤滑油,慢慢插進了小穴裡,然後把 那串珠子一個一個的塞進了肛門,直到只剩下一根線留在外面。
 
  接著林阿姨問道:「那對環兒戴著了麼?」媽媽聽完後將自己上身的T恤拉 上去,把紫色的胸罩拉下來一點點,媽媽有點發黑但是挺立的乳頭上竟然有兩個 銀色的環貫穿在上面!看到這我十分驚訝,難道這樣不痛嗎?
 
  「挺好啊,娜娜,每天還堅持戴著。」林阿姨笑著說道。然後林阿姨從包裡 拿出了兩個通常上科學課做實驗用的100g的砝碼,遞給了媽媽,「把這兩個 也給我戴上!」林阿姨命令道。
 
  「是。」媽媽簡練而又順從地回答道。接著媽媽挨個把兩個砝碼掛在了她乳 頭的環上,一邊掛一邊嘴裡還發出「嘶……嘶……」的聲音,似乎有點疼痛。砝 碼掛上之後似乎有點重,把整個乳房都拉得往下墮了一點. 媽媽把乳罩拉上去之 後將T恤撫平,然後把裙子放了下去。
 
  「走吧!」林阿姨沖著媽媽說道。
 
  「等等,」媽媽似乎想起了什麼:「一會去了要換衣服,別讓小潔和我女兒 發現,我先把泳衣套進去。」
 
  林阿姨笑著說:「呵呵,看見了怕什麼,大不了就告訴你女兒她媽媽一會兒 要伺候她叔叔和阿姨就行了。」
 
  套完泳衣後,媽媽和林阿姨慢慢走出了屋子,這段視頻就告一段落了。這時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媽媽在車上會顯得不太舒服,畢竟誰的乳頭上穿了那麼一個東 西,還掛著那麼重的砝碼,並且下體還塞著一個長20厘米,直徑、粗4、5厘 米的假陽具會好受?
 
  看完了這個視頻後,我情不自禁地點開了第二個視頻,第二個視頻是在週六 夜裡凌晨時候媽媽偷偷地走進了劉叔叔和林阿姨的屋裡,林阿姨仰臥地坐在沙發 上,這次的拍攝者應該是劉叔叔。
 
  這時劉叔叔舉著攝像機去給媽媽開門:「騷貨,兩個孩子都睡著了嗎?」 
  媽媽站在門口:「嗯,剛剛才去看過. 」
 
  「很好,那咱們開始吧!把衣服脫了跪下,先給我含一含吧!」
 
  「是。」媽媽順從地回答了一聲,然後把身上的浴袍和拖鞋緩緩脫下,露出 的是依舊被乳環和砝碼虐待著的乳房,下身插著那根假陽具還沒拔出來。媽媽在 劉叔叔面前慢慢地跪下來,張口含住了劉叔叔那短粗的肉棒然後不停地吞吐著, 劉叔叔一手拿著DV,一手抓著媽媽的頭髮,突然把媽媽的頭往自己面前按,只 見媽媽的喉嚨吞下了整根肉棒,只剩下兩個睾丸在外面露著。
 
  過了有半分鐘劉叔叔才抽出來,媽媽吐出了肉棒,然後不停地咳嗽,「小騷 貨深喉最近很有進步啊,爬過來吧!」林阿姨調侃著說道。媽媽四肢著地慢慢地 朝林阿姨的沙發爬過去,劉叔叔挺立著肉棒在後面舉著DV跟隨著媽媽拍攝著。 
  「先給我舔舔腳. 」林阿姨把拖鞋從腳下拿下,露出一雙肉肉的塗著指甲油 的小腳,媽媽跪在林阿姨面前慢慢地把她左邊的腳趾頭含進了嘴裡一根一根的舔 弄,舔得林阿姨的左腳腳趾上全是口水。接著林阿姨把整個左腳的五根腳趾頭一 起塞進了媽媽的嘴裡,媽媽的嘴瞬間被撐滿,然後林阿姨把左腳在媽媽嘴裡不停 地抽插,媽媽配合地含著。
 
  這時劉叔叔在後面拿出了一根皮鞭,不停地抽在媽媽的後背上、屁股上,甚 至腳底,不一會媽媽身上就有了很多縱橫交錯的紅痕,媽媽「嗯……嗯……」似 乎疼痛而又享受地叫著。
 
  這時林阿姨把腳從媽媽嘴裡抽了出來,然後右手打了媽媽一個耳光:「舔得 我腳上全是口水,髒死了。說吧,抽幾下?」媽媽似乎猶豫了一下,然後勉強地 答道:「十個行嗎?」林阿姨左右開弓地抽了媽媽十個嘴巴,媽媽直喊痛。 
  接著劉叔叔直接把DV放在桌上,調整好了角度向著他們三個,然後直接插 入了坐在沙發上的林阿姨,一邊努力地做著活塞運動,一邊說:「小于(媽媽叫 于娜),去後面舔老子的屁眼。」媽媽聽話地爬到後面舔劉叔叔的屁眼,還時不 時地用舌頭去舔弄劉叔叔和林阿姨的交合部位。
 
  過了大約十幾分鐘,劉叔叔把肉棒猛地拔出來射到了林阿姨的腳上,媽媽配 合地爬過來幫林阿姨清理乾淨了腳趾上的精液,林阿姨則一臉享受地在沙發上躺 著,雙腿呈M字分開.
 
  這時劉叔叔說:「先歇一會,等會再玩。」起身點了一根煙,然後走過來把 DV暫時關掉……第二段視頻完。
 
               (第二章)
 
  第二個視頻結束以後我就打開了第三個視頻,這個文件比較大,還是昨天凌 晨拍攝的,應該就是劉叔叔和林阿姨做完愛之後發生的事。
 
  只見照片上媽媽被紅色的麻繩綁在一個椅子上,雙腳打開成M字,脖子上已 經戴上了一個紅色的項圈,項圈還連著一條鏈子,雙乳的乳環以及砝碼已經被取 下。這次換成了林阿姨拍攝,劉叔叔正拿著幾個鐵質的夾子朝媽媽走了過來。 
  「不……不能換成晾衣夾嗎?老劉……」媽媽顯然對鐵夾子有點害怕。
 
  「你看看你都什麼樣子了,塑膠的對你還有感覺嗎?」
 
  「好吧……」媽媽只能無奈答應了。
 
  說著,劉叔叔把兩個鐵夾子分別夾在了媽媽的左右兩個乳頭上,乳頭瞬間被 鐵夾子夾扁了,「嗯嗯……」媽媽咬著牙輕輕的哼了兩聲。「不許出聲!」劉叔 叔命令道,「是……」媽媽只能咬緊牙關.
 
  接著劉叔叔又拿了兩個鐵夾子分別夾在了媽媽的陰唇上,媽媽皮膚非常好, 但陰部可能因為年齡大了,性交比較多,所以黑色素積累得比較多,陰唇已經發 黑了。接著劉叔叔轉頭對林阿姨說:「再拿幾個過來。」林阿姨又遞給劉叔叔幾 個鐵夾子,這次劉叔叔把夾子挨個夾在媽媽那嫩白的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上。 
  十根腳趾都夾滿後,林阿姨端了一盆水過來,同時遞給劉叔叔一個透明的注 射器,劉叔叔從盆裡滿滿的抽了一針筒水,媽媽之前塞在後面的那串叫拉珠的東 西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拉出來了,然後把針頭部位對準媽媽的肛門推了進去, 這樣反覆三次直到盆裡的水已經沒了,媽媽的小腹已經有點微微鼓起來了。 
  劉叔叔拿出一個玻璃的肛門塞放在媽媽嘴裡,媽媽順從地用口水含濕了這個 肛塞,然後劉叔叔一下把這個十分粗的肛塞塞進了媽媽的肛門,「這次都是溫泉 水,別浪費了。給我忍最少一個小時,不然就接受懲罰吧!」劉叔叔說道。 
  「對了,你也來灌一下吧?」劉叔叔轉過頭去沖林阿姨說道,「算了算了, 我就不灌了,上次去超市買東西你給我灌腸,我差點沒憋住,這個我不喜歡. 」 
  林阿姨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好吧,這次就放過你。先給我舔硬了,我幹小娜一發. 」劉叔叔說,林阿 姨慢慢地蹲下來含住了劉叔叔的雞巴,來回吞吐著,不時地還去含一下劉叔叔的 兩個睾丸,劉叔叔則揪著林阿姨的乳頭,慢慢往上提起了林阿姨已經有點下垂了 的乳房,不斷揉搓著。
 
  不一會劉叔叔就重振雄風,把雞巴從林阿姨的嘴裡抽出來以後立馬插進了媽 媽的陰道裡. 這時媽媽被綁在凳子上,下半身一邊承受著劉叔叔的抽插,一邊還 忍受著灌腸帶來的刺激,劉叔叔時不時地搧一下媽媽被夾子夾著的乳房,不一會 兩個乳房上面就佈滿了紅色的印記。
 
  劉叔叔大力抽插了幾分鐘:「操,騷貨,我要射了,操……」
 
  「趕緊……趕緊抽出來,我今天不是安全期啊,會懷上的……」媽媽緊張地 說道。
 
  「不行!」劉叔叔一口拒絕了,繼續大力抽插著。
 
  「求求你了,老劉,主人……啊……啊……求你射我臉上還不行嗎?」媽媽 在央求著。
 
  「好吧!」劉叔叔一下拔出了自己的肉棒,直接射在了媽媽的嘴裡,媽媽嘴 裡含住了劉叔叔的億萬子孫. 「操,吞了!」劉叔叔命令道,媽媽順從地把滿口 腔的精液都咽進了肚子中。
 
  射精後,劉叔叔解開了媽媽被綁在身後的雙手和身上的繩子,媽媽從椅子上 下來,全身已經被麻繩勒出了一條條繩印。這時劉叔叔抓住了媽媽脖子上的項圈 連著的鐵鏈子,媽媽一下趴在了地上,「走,騷屄,光著身子出去遛個彎。」劉 叔叔命令道。
 
  「可是……可是夾子還在我身上,能不能……能不能先拿下來?」媽媽哀求 道。這時林阿姨遞過來一條散鞭,「自己抽下來吧!」林阿姨命令道。
 
  「是。」媽媽接過了那條散鞭,猶豫了一下,然後舉起來抽在自己的乳房上 和嫩腳上還有陰唇上。抽了十幾下以後,媽媽腳上夾的夾子已經全掉下來了,只 見媽媽美腳上的十個腳趾已經被夾得有點變形,然而乳頭上和陰唇上的四個夾子 由於太緊,怎麼也抽不下來。
 
  「自己弄不下來是嗎?」劉叔叔問道。
 
  「太……太痛了……求你了,劉哥,讓林姐幫我拿下來吧!」
 
  「老規矩,自己說多少下。」
 
  媽媽思考了一下,說:「下面……下面抽三十下可以嗎?腳底再抽二十下, 幫我拿下來這幾個吧!」
 
  我邊看著視頻邊產生了疑問:媽媽說的這三十下是什麼意思?只見劉叔叔沖 林阿姨點了點頭,林阿姨過去慢慢地把夾子從媽媽的乳頭和陰唇上取了下來,丟 在一旁,媽媽明顯地鬆了一口氣,然後轉過來跪在地上,用手把下面分開. 
  「自己數著。」林阿姨說道,然後拿起了自己剛才脫下來的一次性的拖鞋, 用力地抽在了媽媽的陰部上,「一下,謝謝主人!兩下……」媽媽小聲地數著次 數,就這樣數到三十下。接著林阿姨從媽媽的下體移到到腳底上,一隻腳抽了十 下之後,媽媽的腳底已經有點發紅,而腳趾更是蜷縮在一起,下體的陰部已經被 抽得紅腫.
 
  然後劉叔叔就這樣牽著沒穿衣服、下體還塞著肛門塞的的媽媽爬了出去,因 為山莊的包房外面有一個院子都是木質地板鋪的,直接通往山莊的室內溫泉,路 上有一個個露天的小溫泉池子,由於這時候是半夜,外面已經沒什麼人在泡露天 的池子了。
 
  劉叔叔牽著媽媽,不時還用鞭子輕輕抽媽媽一鞭,有時興緻來了還抽在林阿 姨豐滿的臀上,林阿姨小聲呻吟著。而媽媽兩手和兩腳並用爬在鵝卵石鋪成的小 路上,林阿姨在後面拿著DV拍攝著。
 
  這時畫面往下一晃,原來林阿姨是光著腳出來的,然而林阿姨的金色高跟鞋 有一隻就掛在媽媽的下體,鞋跟上面好像套著避孕套,深深插進媽媽的陰道裡. 媽媽嘴裡叼著另一隻高跟鞋,一邊爬一邊還要不時用手往裡按一下下體的鞋跟, 生怕掉出來被懲罰.
 
  大約遛了幾分鐘,劉叔叔牽著媽媽走到一個小型的露天溫泉池旁邊,媽媽把 嘴裡的高跟鞋放下來,又把下體的高跟鞋慢慢拿出來,整齊地擺在了地上,然後 進了水中。這時劉叔叔和林阿姨坐在岸邊,劉叔叔手裡依然攥著那條狗鏈,林阿 姨繼續拿DV拍攝著。
 
  媽媽跪在水裡開始給坐在岸邊的劉叔叔口交,同時手還在給阿姨按腳,可能 是之前射了兩次,劉叔叔在享受了媽媽二十多分鐘的口舌侍奉以後還是沒有要射 的跡象,這時媽媽可能有點堅持不住了,渾身已經在顫抖。
 
  「小母狗忍不住了?」劉叔叔問道。
 
  「嗯……是……讓我排出來吧,求你了……」媽媽哀求道,這時我才想起來 原來媽媽還被灌著腸呢!劉叔叔並不答話,媽媽也沒敢再請求。
 
  又過了十幾分鐘,媽媽大概是有點憋不住了,渾身顫抖個不停,劉叔叔說: 「行了,就拉在池子裡吧!」媽媽猶豫了一下,臉上顯出了為難又羞恥的神色, 可能是實在忍不住了,只能說:「好吧!」說完,林阿姨走到媽媽後面一手拔出 來那個玻璃的透明粗肛門塞,媽媽瞬間排泄了出來,可是奇怪的是溫泉池裡的水 並沒有變髒.
 
  「于娜妹妹知道今天咱們要調教她,來之前在家都灌腸了是不是?」林阿姨 調笑道。
 
  「是……灌了三次。」媽媽低頭回答道。
 
  「我說怎麼排出來的都是清水呢!呵呵。」林阿姨說道。
 
  「好了,時候不早了,咱們回去吧!」劉叔叔說道,於是他們三人就原路返 回。
 
  回到包房之後,媽媽用衛生紙擦乾淨了剛才那個肛門塞和高跟鞋,然後擺放 在一邊,接著劉叔叔一把抓過媽媽,然後林阿姨也順從地跪倒在床上,和媽媽並 排一起抬起了屁股。劉叔叔首先插入了林阿姨的肛門,林阿姨的肛門似乎不怎麼 緊,沒用什麼潤滑就順利地進去了,插了幾下林阿姨便淫叫起來。
 
  接著劉叔叔拔出了陰莖插入媽媽的後面,媽媽的後面看起來很緊,劉叔叔試 了幾次也沒能插進去,只好從包裡拿出潤滑油抹在媽媽的肛門上,然後順利地進 入了後面。看不見媽媽的表情,但是我知道應該是很痛苦的,畢竟被這麼粗的東 西來回進出。
 
  就這樣劉叔叔一邊插幾下就換,快射了的時候就停下來休息一下,一直搞到 凌晨三點半,媽媽和林阿姨兩個人已經精疲力盡,劉叔叔在最後的衝刺中一下拔 出來射在了媽媽的頭髮上、臉上。
 
  完事以後,媽媽和林阿姨已經累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劉叔叔則跪在林阿姨 臉上,把已經軟下去的陽具放在她嘴裡,林阿姨順從地幫他吸吮乾淨. 這時媽媽 已經疲勞地從床上爬下來,然後穿上睡袍躡手躡腳地推開門出去了,應該是回到 了自己的屋,畢竟累了一晚上了。而第三個視頻到這裡已經結束了。
 
  我看到這裡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沒想到一向端莊的人民教師媽媽和林阿 姨、一向慈祥的劉叔叔,竟然會玩這麼變態的遊戲。
 
  接下來我又點開了第四個也就是劉叔叔發來的最後一個視頻,視頻裡DV擺 放在浴室的台上,裡面沒有媽媽的身影,劉叔叔和林阿姨在做戰鬥後的清理。 
  兩個人洗了一個鴛鴦浴以後,劉叔叔緩緩從浴缸裡站起來,指了指自己的下 體,林阿姨點了點頭,媚笑著從浴缸裡跪在劉叔叔的面前大約10厘米的位置, 劉叔叔深呼吸了一口氣,一股尿柱從馬眼射了出來,在林阿姨吞了幾口後,劉叔 叔配合地暫停了尿,等到林阿姨慢慢適應咽下去之後,劉叔叔又往林阿姨嘴裡放 尿……就這樣斷斷續續地,林阿姨堅持把劉叔叔所有的尿液都吞了下去,劉叔叔 滿意地拍了拍林阿姨的臉。
 
  二人出來以後整理了一下那些性道具,放進了包裡之後,劉叔叔大字型躺在 床上,蓋上了被子,林阿姨這時上了床,扒開劉叔叔身上的被子鑽進去,腦袋趴 在劉叔叔的下體位置,嘴裡含住了劉叔叔已經軟下去的肉棒,然後就這樣劉叔叔 和林阿姨都睡著了,第四段視頻結束。
 
  看到這裡,我的三觀已經被顛覆,為什麼媽媽要和叔叔阿姨玩那樣的SM遊 戲?我決心要把媽媽電腦裡的秘密全部找出來,可是除了這幾個沒加密的新視頻 外,其它的全被加密了,於是我開始抱著僥倖的態度把媽媽、劉叔叔、林阿姨的 名字拼音、生日日期都輸進去試一下,工夫不負有心人,在試了十幾次之後終於 打開了媽媽和劉叔叔還有林阿姨他們三個人的文件夾.
 
  原來媽媽在年輕的時候就結識了劉叔叔,因為爸爸和媽媽結婚之後一般不在 家裡睡,所以媽媽在懷孕的時候也就是2000年左右已經和劉叔叔有了這種關 係. 從2000年開始到2015年,一共十五個子文件夾,記錄了媽媽被調教 的經過以及後來林阿姨也加入到這一行列,圖片記錄了媽媽被調教的口味從輕到 重的過程、媽媽和林阿姨從少婦時期到熟女的過程,記錄了林阿姨從苗條到豐滿 的轉變。
 
  我點開2000年的照片,媽媽當時不到三十歲,十分青澀和年輕,圖片裡 媽媽挺著大肚子,乳暈已經變成了黑色,身上綁著麻繩跪在地上給劉叔叔口交, 而劉叔叔則悠閒的坐在沙發看著電視節目,一隻腳搭在媽媽的肩膀上。這時的媽 媽剛剛懷了我幾個月,還依然堅持和劉叔叔玩這種變態遊戲。
 
  2001年中的一張圖片,媽媽在廚房做飯的時候,那時候媽媽剛剛變成人 母,多了一股成熟的風韻。她在圍著圍裙拿著菜刀切東西,而下體卻一絲不掛, 劉叔叔在後面用一根帶刺的綠色黃瓜插入了媽媽的屁眼裡,媽媽忍受著下體的刺 激依然在做著菜……
 
  同年的另一張照片,媽媽在床上給我餵奶,劉叔叔在後面一邊插著媽媽的小 穴,一邊用手搧著媽媽雪白的屁股。在這後面的一張照片上,媽媽雙眼緊閉著, 臉上還有淚痕,雙手被反綁在背後,而乳頭被劉叔叔抓著,射出一道乳汁。 
  2005年的一段視頻,媽媽當時正在一所小學任教,這張照片的地點是在 我家臥室,媽媽正一絲不掛,兩腳踮起的站著拿著一本英文書讀課文,而下身塞 著的跳蛋「嗡嗡」作響。劉叔叔坐在床頭,左手拿著DV,右手拿著一根很長的 皮鞭,林阿姨站在媽媽後面摳弄著她的肛門,媽媽只能踮著腳堅持雙腿站直地讀 著課文,而強大的刺激下不免讀得有些不連貫,這時劉叔叔突然抽了媽媽一鞭: 「認真讀!」
 
  另一張照片是媽媽穿著教師的制服在臥室裡奮筆疾書地批改學生的作業,而 下身卻一絲不掛地坐在有兩根按摩棒的椅子上,腳尖踮在地上不停地顫抖…… 
  還有就是2012年夏天的視頻,媽媽凌晨穿著藍色牛仔褲和露趾涼鞋,上 身T恤地被劉叔叔帶著走出了家門,不同的是劉叔叔是走下去的,而媽媽是慢慢 從樓梯上爬下去的。到了樓棟門口,劉叔叔拉下了拉鍊,而媽媽則識相地跪下含 住了劉叔叔的雞巴,劉叔叔深呼吸一下,一股尿液從馬眼激射而出……
 
  到了小區樓底下,因為我們小區所有的監控都壞了,媽媽站在原地似乎在忍 受著什麼,劉叔叔一聲令下,媽媽穿在腿上的牛仔褲慢慢地被尿浸濕了,一直從 涼鞋下面流出來……那時候正是我小學升初中的時候,怪不得媽媽經常晚上趁我 睡覺之後偷偷地跑出去,一兩個鐘頭才回來,原來是……
 
  最近兩年口味慢慢變重了,我看見有的時候劉叔叔把別針別在媽媽的一片陰 唇上,然後和下體的內褲穿起來,有的照片把撕破了的絲襪塞進媽媽的小穴裡. 有的視頻裡,劉叔叔和林阿姨玩弄完媽媽之後給她灌腸,再拿肛門塞塞住後面, 又將跳蛋放在陰道裡,外面套上一個貞操帶,然後讓媽媽在一天內喝完三瓶水但 是不准她排泄。就這樣媽媽堅持上了一天班後,晚上給我做晚飯跟我說去同事家 備課,接著去了劉叔叔和林阿姨家裡,在請求下劉叔叔把貞操帶解開,肛門塞和 跳蛋拿出來讓媽媽可以排泄。
 
  不一會我粗略的看完了媽媽和劉叔叔、林阿姨的文件夾,當我打開另一個磁 片的時候,有一個檔案名叫「小張與小趙」,這個文件夾我用之前的密碼並不能 打開,聽見媽媽在樓下的門棟前按門鈴的聲音,我趕緊關閉了這些文件,把媽媽 的電腦恢復原樣,從臥室裡走了出去……
 
               (第三章)
 
  從週日我看見媽媽的秘密之後已經過去了三天,今天是週三,早上我上學之 前隱隱約約聽見媽媽在屋裡打電話說「今天下午來我家」之類的話。去了學校後 老師由於下午去教研,所以我們下午三點多就放學了,回家之後我知道媽媽要四 點多才下班,不如在家裡藏起來看看能不能發現媽媽的秘密。
 
  於是我換了鞋之後把手機調成靜音,走進媽媽的臥室裡,因為媽媽的床單很 長,一直拖到地上,我可以藏在裡面偷看媽媽的一舉一動,但是後來想想又不太 保險,萬一被發現就完了,所以我去離家不遠的電子城買了一款針孔攝像機,回 來之後放在媽媽屋子裡一個隱蔽的地方,然後連在了我的電腦上。一切完成之後 我出了家門,去了我一個好閨蜜同班同學小彤的家裡寫作業.
 
  等我按照正常放學時間回家的時候,媽媽一個人正在做飯,臉上表情卻有點 不自然。「回來啦?閨女。」媽媽親切地說道,我也熱情地和媽媽聊了起來,似 乎母親還是那個端莊賢淑美麗的媽媽。
 
  吃完飯後我立馬回屋子裡寫作業,聽到媽媽換了衣服回屋休息之後我才打開 電腦,攝像頭記錄下了今天下午媽媽在臥室裡發生的一切。首先下午五點多鐘聽 見視頻裡鑰匙開門的聲音,同時有一個男聲說:「于姐,好長時間沒來你家玩你 了,今天小趙有事,下次喊他一起來玩你。」聽聲音我才知道他應該就是那個小 張了。
 
  「討厭,就知道折騰人家。剛才去教育局,在你辦公室裡幹嘛給我塞了兩個 那個?難受死了。」媽媽嬌嗔著回道。
 
  「先給我把鞋脫了吧!」小張半命令半吩咐的說道,「嗯。」媽媽簡單的回 應道。雖然看不見廳裡是什麼畫面,但是我能想到媽媽應該是跪下來把小張的鞋 子一隻一隻的脫下來了。
 
  接著小張率先走進了媽媽的臥室,一屁股坐在電腦桌前,打開了遊戲自己玩 著。小張看上去大概二十幾歲,挺年輕的,穿著一身正式的西服,聽媽媽之前說 的應該是在教育局工作的。
 
  過了一會,媽媽也穿著上班的白襯衫黑裙子和肉色絲襪進來了,腳下的高跟 鞋已經脫了下來,光著腳走進了臥室。「爬過來吧,于姐。」小張隨意吩咐道, 「嗯。」媽媽的回答依舊簡單,說完就在門口跪下,然後一步一步地爬到了小張 跟前,從小張坐著的椅子下面爬了過去,跪在電腦桌底下,迫不及待地拉開了小 張的西褲拉鍊,小張的肉棒一下彈出來拍到了媽媽臉上,媽媽沒有遲疑地一下子 含了下去。
 
  小張的肉棒很細長,大約有18厘米以上,媽媽賣力地含著但是只能含進去 一多半,小張可能有點不耐煩了,「含到底!我說什麼時候吐出來再吐出來。」 
  小張命令道。媽媽聽完之後順從地把小張的肉棒慢慢全部含了進去,只見媽 媽的喉嚨已經凸出了一塊,可見小張的肉棒已經插到了媽媽的喉嚨裡.
 
  大約過了半分鐘,媽媽有點撐不住了,用手拍了兩下小張的大腿,「喜歡憋 著的感覺嗎?」小張問道。「嗯……嗚……嗯……」媽媽由於喉嚨裡插著一根肉 棒沒法說話,只好「嗚嗚」了兩聲表示回應。「很好,再含半分鐘。」小張笑著 說道。
 
  過了半分鐘後,「行了,吐出來喘口氣吧!」小張一邊說,一邊慢慢地把他 那根充滿青筋的陰莖從媽媽抹著口紅的小嘴裡抽了出來,「咳……咳……」媽媽 忍不住咳嗽了兩聲,「你那個太長了。」媽媽抱怨道。「嗯,繼續吧!」小張一 邊玩遊戲一邊說,媽媽聽完又繼續給小張做著深喉的侍奉,而小張則是若無其事 地繼續玩著遊戲。
 
  過了十多分鐘,媽媽依然在吞吐著,小張從兜裡把煙盒和火機拿出來,媽媽 一邊做著口交,一邊像小媳婦一樣拿火機幫小張點燃了香煙,小張滿意的拍了拍 媽媽的頭,媽媽好像得到獎勵一樣繼續低下頭去給小張舔弄。
 
  小張抽了兩口煙之後發現我家沒有煙灰缸,於是問媽媽:「于姐,你家沒有 煙灰缸,我煙灰彈哪啊?來,把你的手張開. 」媽媽聽了之後楞了一下,隨後明 白了小張的用意,於是把左手慢慢舉起來,手心向上,小張滿意的笑了笑,然後 把煙灰彈在了媽媽戴著戒指的玉手上。於是媽媽就這樣抬著左手一邊給小張當煙 灰缸,一邊給小張口交。
 
  一根煙抽完後,媽媽掐著煙蒂扔進了衛生間的馬桶裡,回來以後繼續跪在小 張的胯下。「那兩根東西快拿出來吧,都融化了。」媽媽聲音帶點哀求的說道, 小張點了點頭,媽媽彷彿得到聖旨一般把她的肉色絲襪褪下,慢慢地從自己的陰 道和肛門裡各抽出了一根冰棒!媽媽竟然在下體塞了兩根冰棒,並且塞了這麼長 時間,這時候兩根冰棒已經在裡面化成了水。
 
  「這東西在我下面塞這麼久,下面涼死了。」媽媽有點怪小張。
 
  「呵呵,于姐,你說下面我什麼沒給你塞過?手機、遙控器、鋼筆……」 
  「別說了,丟死人了!」媽媽打斷了小張。
 
  「呵呵,還不願意了?來吧,于姐,辦正事。」小張說完一把揪起媽媽放到 床上,挺著他那18厘米的肉棒就插了進去,媽媽這時由於已經流了不少淫水, 所以小張沒費什麼氣力就插進去了。
 
  小張一邊操一邊抓著媽媽的奶子,不時地抽媽媽一個耳光,媽媽很受用的哼 了幾聲。小張忽快忽慢,時淺時深,媽媽不一會就不行了:「啊……啊……我快 到了……嗯……小……小張,我可以到了嗎?」
 
  小張又搧了媽媽左臉一個耳光:「操你媽的!不行,不許高潮!」說完小張 慢慢停止了抽動,等過了一會又重新開始抽插……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小時,小張一個精關不穩直接射了進去,媽媽:「啊…… 
  呼……又射進去了,真討厭!「
 
  小張慢慢地把陰莖拔出來,連褲子都沒穿,轉身去廚房拿了一根茄子回來, 「于姐,這次不許摳出來啊,把這個塞進去堵著。」小張吩咐道,媽媽只好把茄 子含在嘴裡套弄了一下,待沾上口水潤滑了之後慢慢地插進去,一根20厘米長 的茄子就這麼全插進了媽媽的陰道裡,然後媽媽慢慢提上了絲襪,撫平了裙子。 
  小張這時候一手拿著煙,一手拽住媽媽的頭髮:「給我清理清理。」媽媽被 揪著頭髮從床上爬下來,一步一步地跟著小張爬去了廁所。廁所裡的景象攝像頭 裡找不到,但聽對話應該是小張坐在馬桶上,媽媽則跪在小張面前替他清理乾淨 陰莖,然後小張大便完之後略微擦了一下就讓媽媽用舌頭給他舔乾淨,媽媽當然 是照做了。
 
  臨走的時候小張拍了拍媽媽的屁股,說:「于姐,這次不錯啊,別忘了吃避 孕藥。還有小趙說他下回準備了幾個大頭釘來玩你,讓你作好準備。」媽媽聽完 之後表情似乎有點驚恐,微微點了點頭:「好吧,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操,跪下給我把鞋穿上。」
 
  「嗯,好……」
 
  只聽見開門關門的聲音。小張走了之後,媽媽又走回自己的臥室裡躺在了床 上,右手不自覺地輕輕撫在了陰戶上,似乎小張剛才的抽插和下身的那根茄子讓 她感覺有點疼痛。過了一會,媽媽幽幽地歎了口氣,起身做飯了,這時時針也指 在了傍晚六點半,我從外面回來了……
 
  看到這,我關閉了我的筆記型電腦,躺在床上感覺腦中很亂,不知不覺地我 連作業也忘了寫,直接睡著了。
 
               (第四章)
 
  第二天早上起來,媽媽已經起床正在做早飯了,媽媽此刻還是穿著一身長裙 和長袖,一雙家居的拖鞋顯出了家庭主婦的感覺.
 
  昨天晚上看著看著就睡著了,不知道媽媽下面塞著那根茄子睡得還習慣嗎? 
  下體塞那麼大一個東西應該很不舒服吧?我們母女兩人吃過早飯之後就要各 自上班上學了,媽媽正在廚房收拾碗筷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偷偷地看了 我一眼之後走到自己臥室裡接起了電話。
 
  過了一會,媽媽從臥室裡出來,已經換上了一身工作服,緊身的白襯衫外面 配著西服,下身穿著黑色齊膝裙子和絲襪,腳上還是踩著那雙露趾黑色高跟鞋, 不知道媽媽下身的茄子拿出來了沒有?雪白的襯衫裡的美乳上面會不會繼續掛著 乳環和砝碼?
 
  「媽媽去上班了,你也快點吧,要不就遲到了。錢在鞋櫃上,來不及就打車 吧!」
 
  「知道了,媽媽。」我回答道。
 
  媽媽出門之後我就打開了筆記本,看見媽媽回去臥室後走到窗邊竟然跪在地 上然後才接起了電話,「嗯……嗯……是,還在下面呢!對……過了一晚上了, 現在下面難受死了,小張插個那麼大的東西還不讓我拿出來……好,我知道了, 我在下午辦公室等你……知道了,我會憋住的。嗯……」媽媽的聲音越來越小, 應該是怕我聽到。
 
  媽媽掛斷了電話之後慢慢地站起來,將居家的長袖脫下來之後把乳罩也脫下 來了,然後輕輕地把砝碼從乳環上拿下來放在一旁,乳環依舊貫穿在媽媽的C罩 杯乳房上。穿上了上班的白襯衫和外套,接著媽媽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出了一個 盒子,上面是有密碼的,媽媽轉動幾下打開了盒子,之前我看見過的假陽具、跳 蛋、肛塞、灌腸器、夾子之類的性虐玩具都在裡面,還有些繩子、皮鞭之類的。 
  媽媽挑了兩捆繩子放進手包裡,然後又放了幾個避孕套和幾片避孕藥,又拿 出一個粉色跳蛋塞進了自己的屁眼裡. 跳蛋體積比較小,媽媽不費力的就放進去 了,然後把絲襪提上去,把連著跳蛋的一個方形的遙控器放進腰間的絲襪裡,這 樣不會掉出來,然後打開了遙控器的開關,跳蛋立馬發出「嗡嗡」的震動聲音, 媽媽忍不住地雙腿一顫,然後慢慢地適應了下來。
 
  接著媽媽拿了幾瓶礦泉水放進包裡,打開了另外一瓶然後「咕咚咕咚」地一 口去喝掉了一瓶,這樣媽媽內褲和胸罩也沒穿就走出了家門.
 
  我關上電腦之後,腦中在急速地運轉著……然後出門上學去了。
 
  初三的生活很辛苦,今天下午自習課之後天氣不好,冬天天黑得早,才五點 多外面已經黑了,還下起了小雪花,所以我們提前一個小時放學. 我放學後打開 了手機,看見一條未接短信:「媽媽今天晚上要在學校加班,大概得七、八點鐘 才回去,你自己出去買點吃的,乖,閨女。」我連忙回覆了一條:「好的,沒問 題. 」
 
  出了校門我立馬打了一輛出租車去了媽媽所在的小學,二十分鐘後到了校門 口,由於我背著書包,而且我總來已經認識了門衛,所以門衛知道我是來找我媽 媽的,沒說什麼就讓我進去了。
 
  這時候已經將近傍晚六點,校園裡已經一片漆黑,除了保安室還開著燈,其 他老師校長早就回家,因為小學一般三、四點鐘就放學,老師們最晚五點也都走 了,所以媽媽說要七、八點鐘我就覺得很蹊蹺.
 
  萬幸教學樓的大門還沒鎖,我進去之後左轉走了幾步看見了媽媽所在的辦公 室,由於媽媽是德育主任兼任大隊輔導員老師,所以有一件獨立的辦公室,面積 不大,從門縫裡看見有光亮,媽媽應該就在裡面。但是我沒敢敲門,因為我知道 門應該已經被裡面反鎖了,從電話裡的對話判斷,我確定今天下班以後那個小趙 或者是小張一定會過來調教媽媽的。
 
  我慢慢走出去,在教學樓外面繞了一下,看見媽媽辦公室的兩扇窗早已經拉 上了厚厚的窗簾,只不過在左邊窗簾角那裡有一些空隙,想是應該窗簾沒完全拉 上。我偷偷地走過去,雙眼貼在窗上看著室內的情景,萬幸媽媽的辦公室是在一 樓。
 
  只見屋裡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坐在媽媽的辦公桌前,和小張長得不一樣,應 該就是小趙了,他們都是在教育局工作的。他穿著皮鞋西褲,正踩著媽媽的頭, 媽媽跪趴在辦公桌下面,看不清表情,大屁股翹了起來,而頭顱卻抵在那個青年 小趙的腳下。
 
  小趙一邊抽著煙,一手用教鞭輕輕地抽了媽媽的後背一下,「唰」的一鞭又 抽在媽媽穿著絲襪的大腿上,媽媽輕輕地叫了一聲:「啊……四十七!」只見媽 媽的小腿上已經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縱橫鞭痕,只不過大腿、身上和腳上沒看見, 因為媽媽穿著衣服和裙子,還有高跟鞋也沒脫下來。
 
  這樣重覆而又枯燥的動作直到第一百下的時候,媽媽才長出了一口氣,慢慢 從辦公桌前爬起來,揉了揉被打痛的屁股的腿。「這就是給我唆雞巴沒唆好的懲 罰,知道了嗎?」小趙趾高氣揚的說,媽媽順從地「嗯」了一聲,把身上的衣服 都慢慢脫了下來,只留下了高跟鞋。
 
  只見媽媽挨過那一百鞭以後,身上從後背到腳背上都是傷痕,看來衣服的保 護也沒能讓媽媽避免痛苦。在脫的過程中免不了又挨了幾下抽打,媽媽只哼了幾 聲,看來她已經習慣了這種程度的折磨。
 
  小趙起身以後從媽媽的包裡拿來一捆繩子,將媽媽的乳房捆了起來,又把雙 手捆綁到了背後,然後把媽媽按到了辦公桌上,媽媽上半身靠著辦公桌。小趙一 下把那根塞了一天一夜的茄子抽出來然後放在媽媽面前,媽媽自覺地含住那根茄 子,小趙一手抓著捆綁媽媽乳房的繩子,從背後插入了媽媽的小穴。小趙的肉棒 似乎沒有劉叔叔那麼短粗,也沒有小張那麼細長,但卻操得媽媽不住地呻吟。 
  小趙連續淺淺地插入了幾下之後,突然整根沒入了一下,媽媽被幹得淫叫連 連. 這時小趙另一隻手從辦公桌上拿起來一個小盒子,裡面是大頭釘,是那種鐵 質的,針頭很短很細,「于姐還留著上次折磨你那玩意呢!哈哈,看來是沒受夠 吧?」小趙淫笑道。媽媽嘴裡插著茄子沒法說話,只是害怕的表情告訴了我她有 多懼怕那幾個小小的玩意。
 
  這時小趙左手揉著媽媽的乳房,下身還是不停地做著活塞運動,右手趁著媽 媽意亂情迷的時候迅速拿起了一個大頭釘扎在媽媽的乳房上,媽媽含著茄子的嘴 裡「嗚」的一聲,差點沒把茄子咬斷。
 
  「繼續含著!」小趙大手抽了媽媽的屁股兩下:「爽吧?別怕,這玩意我都 消毒了,就是戴在你身上幾天也不會感染。」小趙一邊說一邊手不停地動,又扎 了幾個大頭釘在媽媽的乳房和屁股上,「啊……操!」小趙罵了一聲後射精了, 還好他戴了避孕套。
 
  這時小趙命令道:「把茄子吐了吧!」媽媽才敢把茄子從嘴裡拿出來,然後 嘴裡立馬被小趙塞進了還儲存著精液的避孕套,「給我嘴裡含著,到家之後給我 發視頻聊天讓我檢查!」小趙命令道,媽媽只好答應。
 
  這時折磨了媽媽一整天的那個跳蛋終於沒電了,媽媽伸手從後面拽了出來, 放進了包裡,剛要伸手去拔屁股上的大頭釘的時候,小趙一巴掌把媽媽的手拍開 了:「不許摘,一直給我戴著,等下次見我的時候再拔。」媽媽只好答應了。 
  然後見到媽媽慢慢地跪在小趙面前,我有點納悶了,這又是幹什麼呢?只看 見小趙做起了今天的總結:「今天于姐表現不錯,唯一缺點就是唆雞巴的功夫還 要長進一點. 繩子不許解開,這是懲罰. 」一邊說還一邊伸腳踢了媽媽兩下。 
  說完,小趙拿起那個裝大頭釘的小盒子,「嗯,還有十一個,都扎上去吧! 
  于姐,今天給你權利,說吧,你想扎在哪裡?「小趙問道。
 
  媽媽跪在地上抬起頭來,知道小趙的命令從來不能違抗:「我……嗚……不 知道……你隨便吧!」媽媽由於嘴裡含著避孕套,說話不是很清晰。
 
  小趙說:「嗯,那扎在腳趾頭上吧,就是回家走路這段于姐你得辛苦點了。 
  另外一個扎在大腿內側吧!哈哈。「媽媽咬了咬牙,知道如果跟小趙反駁的 話會遭到更大的懲罰,只能點了點頭.
 
  接著小趙一根一根地把大頭釘扎在媽媽的腳趾上,然後幫媽媽套上了黑色絲 襪,以防被別人看出端倪,最後再穿上了高跟鞋和工作服,拿著包,被小趙揪著 一頭波浪秀髮,一瘸一拐地從門口走去……
 
  看到這裡我趕緊出了學校打車回家,回到家中立馬回自己的屋子裡寫作業. 
  過了一會,媽媽也拖著疲憊的身軀回來了,叫了我一聲發現我在屋裡之後, 媽媽輕輕地回了自己的屋子。我連忙打開攝像頭,看見媽媽拿著手機正跟小趙和 小張視頻,媽媽從嘴裡吐出那個避孕套,並把精液喝了下去,但是腳上和身上的 那十幾個大頭針卻沒敢拿下來,媽媽掛斷了視頻之後就脫掉衣服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來之後,媽媽穿著寬鬆的浴袍,但這次是一款長浴袍,從頭到腳都 包住了,腳上穿著一雙毛絨拖鞋,不像之前那樣光著腳在家走了,大概是怕被我 發現身上的一條條鞭痕和腳趾上的大頭針吧!媽媽在廚房做飯的時候,我發現她 每一步都走得很慢,特別小心翼翼的樣子。
 
  吃完晚飯後,媽媽問了我關於學習上的問題,寒暄了一會就回屋子裡去了。 
  我回屋打開電腦,看見媽媽拿出一瓶礦泉水,又皺著眉一口氣喝下去一瓶, 然後雙膝跪在地上給小趙發了視頻通話,小趙那邊說什麼我聽不到,只聽見媽媽 說:「我現在能去尿了嗎?快忍不住了。今天一次廁所也沒去,還喝了四、五瓶 水,快堅持不住了,真的,求你了……」
 
  可能那邊說了些什麼,只聽見媽媽說:「好吧,那我選擇明天早上一次性排 出來……」媽媽一邊和小趙對話,一邊揉弄著自己的陰蒂,這大概也是小趙的命 令吧!到了十一點多媽媽備好課就躺下睡覺了,可能是體內尿液太多,憋得媽媽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有幾次差點忍不住了。
 
  到了早上五點多,我迷迷糊糊地看見媽媽從臥室出來去了廁所,然後嘩嘩的 水聲直延續了一分多鐘……回了臥室後,媽媽的表情明顯放鬆了好多,只不過走 路的時候,腳上的大頭針還是讓媽媽感覺到了疼痛。
 
  媽媽側著身躺到了六點多(因為屁股上有大頭針,所以只能側臥),起身做 完早飯就繼續去上班了。
 
               (第五章)
 
  時間過得很快,終於週五的晚上吃完飯媽媽跟我說她要去劉叔叔家裡一趟, 我知道媽媽又要被劉叔叔和林阿姨調教一整晚了。
 
  媽媽這次出門並沒穿長裙或者高跟鞋,而是穿了一身運動服,腳底踩著一雙 跑步鞋,我想媽媽身上和腳上的針頭應該已經拿掉了吧!媽媽出門了,我知道我 又有機會看媽媽電腦裡的秘密了。
 
  打開媽媽的電腦用了大約幾分鐘時間,因為媽媽的開機密碼很簡單,是我的 出生年月日,而小張和小趙的那個文件夾的密碼卻難倒了我,我用了我和媽媽的 名字都顯示不對,接著我分別嘗試了小張和小趙的姓名縮寫,工夫不負有心人, 我嘗試了幾十次終於蒙對了,密碼是「zhangzhao」。
 
  我打開文件夾,發現小張和小趙跟我媽媽由偷情漸漸發展到玩一些性虐遊戲 是從2012年開始的,那時媽媽剛剛轉去了現在她工作的這個小學,而小張和 小趙都是區教育局工作的,自然而然認識了媽媽,而媽媽半推半就的接受了這段 3P之旅。而正好這兩年來似乎劉叔叔和林阿姨對媽媽的調教頻率少了很多,可 能是工作都特別繁忙加上要照顧小潔吧,大概一個月也跟媽媽玩不到一次,所以 小張和小趙有大把時間來折騰我媽媽。
 
  我隨手打開一段視頻,背景是在機場的衛生間裡. 這段視頻應該是手機拍攝 的,只見媽媽在衛生間單間裡穿著一身職業教師裝給小趙吞吐雞巴,小趙手裡的 遙控器一會開一會關,一會又從低檔按到高檔,媽媽的下體傳來跳蛋的震動聲。 
  過了一會,「行了,賤屄,把跳蛋拿出來吧,上了飛機再塞。」媽媽按照小 趙的命令伸手從自己下面把跳蛋提了出來,上面沾滿了淫水,媽媽抽了幾片濕巾 擦乾淨跳蛋放進了包裡,接著慢慢把小趙的肉棒吐出來。
 
  經過剛才一陣深喉,媽媽的嘴裡和臉上全都是口水和前列腺液混合的液體, 媽媽顧不得擦臉,溫柔地把小趙還沒軟下來的肉棒放回了褲子裡,慢慢把小趙的 西褲提上,小趙滿意地捏了一下媽媽的下巴,轉身出去了。媽媽再偷看了一下, 確認男廁所沒人了才偷偷走出去。
 
  下一段視頻是接著上一段的,拍攝地點是在飛機上,我想這次就是媽媽去年 出差那一次吧!媽媽應該是藉著這出差的機會邀請小趙一起,以便可以被小趙好 好的玩弄幾天。
 
  首先是飛機上媽媽坐在小趙右邊靠窗的地方,當時已經是晚上了,飛機關燈 了,只有少數座位的燈還亮著,媽媽輕輕的跟小趙耳語,聽見小趙命令道:「把 跳蛋放進去吧!」媽媽偷偷從包裡拿出那顆來機場前已經淫虐了她一路的跳蛋, 從裙子裡伸進去,慢慢地塞進了自己的陰道。這個過程中媽媽怕被人發現,一直 都是保持著鎮定的表情和大方的微笑。
 
  然後媽媽雙手把遙控器遞給了小趙,小趙微微一笑,突然打開了跳蛋,並直 接開到最高檔位,媽媽雖然早有準備,還是忍不住哼了一聲。「給我唆雞巴吧, 一個小時內不許幫我口射了,不然你就挨受最高檔位開到沒電為止吧!」小趙小 聲命令道。
 
  媽媽只好俯下身去,腦袋貼在小趙的褲襠位置,小趙把毛毯蓋到媽媽頭上, 就這樣媽媽忍著下身的震動給小趙口交了一個小時. 每當小趙精關不穩的時候就 隔著毛毯拍一下媽媽的頭,媽媽隨即會意地停下來,過一會再重新開始口交。在 這一個小時的過程中,空姐推著推車過來送餐,小趙要了一杯紅酒,然後旁若無 事的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享受著媽媽的伺候……
 
  過了一個小時,小趙終於忍不住射進了媽媽嘴裡,「張嘴!」小趙命令道, 媽媽順從地起來然後把嘴張開,只見媽媽滿嘴含的都是小趙的精子,白花花的。 
  「不許吞,給我含到下飛機再咽下去。」小趙說,媽媽嘴裡由於含著精液, 只好點點頭,含糊不清的答應了。
 
  我記得媽媽那次出差持續了三天,雖然只有飛機裡和廁所裡的兩段視頻,但 可想而知媽媽在賓館裡那幾天應該被小趙折騰得夠嗆。
 
  另一段視頻是大約今年春天的時候,視頻是在一個屋子裡,應該是小趙或者 小張的公寓吧,小趙拍攝著視頻,媽媽則坐在凳子上穿著一身工作服,看起來應 該是剛下班,跟小趙和小張在聊天。
 
  聊了一會,小張大概按捺不住了,走過去一把揪起來媽媽的栗色秀髮,按在 自己胯間,媽媽還穿著黑色絲襪和高跟鞋,就這樣坐在地上給小張口交。小張的 每一次抽插都把他那根將近20厘米的肉棒深入媽媽喉嚨,媽媽似乎已經適應了 這種強制深喉,兩手放在背後,而小張則雙手抱著媽媽的頭一下一下的吞吐著。 
  媽媽雖然適應了,但還是不自覺的乾嘔了幾聲,口水沾了滿臉,畢竟小張的 肉棒太長了。
 
  過了一會,小張把右腳踏在了媽媽剛才坐的椅子上,媽媽瞬間明白了小張的 意思,識趣的從小張胯下爬過去,吮吸著小張的睾丸,舔得小張陰毛上沾滿了口 水。小張這時拽起媽媽的頭髮往床邊走過去,媽媽跟隨著小張的腳步被一把扔在 了床上,而下體則被小張分開.
 
  小張一手把黑色絲襪撕了下來,撕到腳部的時候似乎高跟鞋太緊沒脫下來, 媽媽配合地把自己的高跟鞋從腳上脫下來,露出了白嫩的腳. 然後小張把撕下來 的絲襪揉成一團,媽媽張開嘴巴讓小張粗暴地塞了進去,隨後雙手被小趙用紅色 的繩子綁在了床頭.
 
  然後小趙一邊拍攝,一邊用兩根手指來回速度極快的挖弄著媽媽的下體,同 時用一根按摩棒刺激著媽媽的陰蒂。隨著小張越來越快的抽動,媽媽好像忍不住 了,渾身顫抖之後下體呲出一股尿液,看起來就好像潮吹了一般。
 
  「行啊,于姐,今天讓你喝了五瓶水,憋了一天才能尿得這麼帶勁,不過把 我床單都弄濕了啊!」小趙調戲著說,媽媽似乎虛脫了一般躺在床上並沒回話。 
  接著小張把媽媽嘴裡的絲襪抽出來,一屁股坐在媽媽的頭上,媽媽認真地給 小張做毒龍,小舌頭又鑽又舔,伺候得小張十分享受,小張兩隻手在玩弄著媽媽 的乳房,媽媽那天好像沒戴夾子或者乳環,乳頭被小張一會捏一會揉。而小趙則 戴上避孕套插入了媽媽陰道,媽媽由於臉被小張坐著發不出聲音來。
 
  過了大約十分鐘小趙就射了,拔出來以後,小張的屁股也從媽媽臉上挪開, 轉過身來直接插入了媽媽的嘴,猛地抽插了幾下之後,小張也射在了媽媽的乳房 上。媽媽虛脫的躺在床上,雙腿還是M型分開.
 
  小張滿意的笑了笑,站在床上,一隻腳放在了媽媽的臉上,媽媽識相地伸出 舌頭舔著小張的腳底,還把小張的腳趾頭一個個舔了一遍。同時小趙把西褲的皮 帶抽出來,折疊了一下握在手裡,不輕不重地抽了媽媽的下體幾下,媽媽似乎沒 有躲避的意思,而是用兩隻手扒開雙腿配合著小趙抽打陰戶。
 
  接著這段視頻的是媽媽在浴室裡,小張坐在馬桶上,媽媽跪在他面前舔著他 的龜頭. 而小趙則在媽媽後面把噴頭扭下來,在媽媽的肛門塗了一點沐浴露,然 後用水管插入了媽媽的肛門裡給媽媽灌腸. 灌了一些水進去之後,小趙把水管抽 出來,然後也沒給媽媽塞肛塞,直接挺著自己的雞巴就插入了媽媽的小穴,媽媽 嘴裡和下體各有一根肉棒,後面還被灌了腸.
 
  幹了一會後兩人互換,媽媽給小趙口交,而小張直接用他那根細長的肉棒插 進了媽媽的肛門,因為小張的肉棒比較細,所以媽媽並不是太疼痛。幹了一會媽 媽漸漸有了便意,小張操了幾下精子噴湧而出,直接射在媽媽的肛門裡,小趙也 射在媽媽的臉上和頭髮上。
 
  由於沒有肛塞的緣故,小張一拔出來,媽媽立即忍不住就噴了出來,黃色的 液體連帶著一些大便從媽媽的肛門激射而出。「操,真髒,怎麼這麼臭!」小張 捏著鼻子說道,然後和小趙一起出了浴室,臨走前把門關上了,留下媽媽自己在 裡面清理乾淨.
 
               (第六章)
 
  看完了小趙和小張調教我媽的視頻之後,我關上了媽媽的電腦,回到自己房 間後我躺在床上回想著這幾天來看見媽媽淫亂的畫面,手忍不住伸向了自己的胸 前,撫摸著自己還沒發育完全的乳房……
 
  在我迷迷糊糊快睡著的時候聽見家裡的門響了,我沒看錶,但是這時候應該 已經是最少凌晨五點以後了,媽媽應該是伺候完劉叔叔和林阿姨以後回家了。 
  上午我起床了,今天是週六,媽媽可能是昨天晚上被折騰得太累了,足足到 了中午十二點才起床,起床以後媽媽和我吃了點東西之後換上衣服,按照慣例出 門去超市買菜。
 
  等到了媽媽出門以後,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了電腦,昨天晚上玩完後不出意外 劉叔叔應該習慣性地把視頻和照片發在媽媽的QQ上,不過我打開了後卻什麼也 沒有發現,這時我在媽媽臥室的電腦桌放鍵盤的那個夾層看見了一個移動硬碟, 我連忙拿到我的屋子裡連上了我的筆記型電腦,裡面果然隱藏著昨天晚上的資料 夾,看來劉叔叔是嫌用QQ傳比較麻煩,直接拷在了媽媽的移動硬碟上。
 
  打開了隱藏的資料夾後,我點開了昨夜的第一個視頻.
 
  只見劉叔叔按照慣例舉著DV給媽媽開門,媽媽穿著一身運動服走進了劉叔 叔的家裡,「小潔今天不在家嗎?劉哥。」媽媽問道,「嗯,今天週五,小潔放 學以後去她姥姥家住,明後天才回來。」媽媽聽到這放心的舒了一口氣。
 
  「哈哈,放心吧,小娜,讓你來伺候我和你劉哥之前,我們肯定都得準備好 啊,不然小潔在家多不方便玩。」林阿姨坐在餐桌前笑道。
 
  媽媽跟著劉叔叔坐在了餐桌前,桌子上有幾個炒菜,看來劉叔叔和林阿姨正 好在吃飯,劉叔叔坐在了主位上,而媽媽和林阿姨坐在一邊。
 
  「小娜吃飯了?」
 
  「嗯,在家跟萌萌吃過了。」媽媽坐在椅子上答道。
 
  「呵呵,要是讓你閨女知道你來她劉叔叔家裡是被叔叔阿姨玩兒,她得怎麼 想?」林阿姨一邊調笑著媽媽,一邊把穿著肉色絲襪的腳從居家拖鞋裡抽出來, 搭在了媽媽的雙腿上。媽媽嘴裡「嗯」了幾聲表示對林阿姨的回答,雙手卻不敢 怠慢,輕輕按揉著林阿姨肉肉的腳.
 
  忘記介紹林阿姨了,林阿姨1米6的身高,身材已經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有些 發福,不像媽媽身材保持得那麼修長挺拔。
 
  晚飯進行到一半,劉叔叔咳嗽了一聲,然後喝了一杯酒,媽媽聽見咳嗽聲, 順從地把林阿姨的腳恭恭敬敬地放回拖鞋裡,然後鑽到餐桌底下給劉叔叔口交, 劉叔叔讚歎了幾聲,繼續吃了起來。
 
  過了一會劉叔叔吃飽了,點了根煙,媽媽則從餐桌底下鑽了出來,抹了抹嘴 唇站在一邊,林阿姨則收拾碗筷。洗完碗之後,林阿姨回屋換衣服去了,回來以 後,只見林阿姨也穿了一身阿迪運動的粉色外套和黑色長褲,底下穿上了運動鞋 子,手裡拿著兩個大概15厘米長的假陽具,不粗不細,隨後走到劉叔叔面前, 劉叔叔對著林阿姨和媽媽發出命令:「插進去吧!」聲音頗具男性的威嚴。 
  林阿姨和媽媽不敢怠慢,不約而同地拉下了運動長褲,只見兩個女人裡面都 沒有穿內褲,我想林阿姨和媽媽上身也是真空的吧,只不過媽媽說不定還戴著夾 子或者乳環之類的東西。
 
  林阿姨和媽媽分別把自己手裡的假陽具稍作潤滑就插入了陰道裡,然後提上 了運動褲,媽媽的陰道看起來很緊,而林阿姨的不知道會不會走著走著路就掉出 來。林阿姨把兩個遙控裝置遞給了劉叔叔,劉叔叔輕蔑地一笑然後打開了開關, 假陽具在兩個成熟女人的胯下無情地扭動起來,林阿姨忍不住叫了一聲,媽媽則 忍住了,沒什麼表情。
 
  「你們兩個臨走前都給我喝足水,聽見了嗎?」劉叔叔命令道,媽媽順從地 點了點頭,拿了一瓶礦泉水出來「咕咚咕咚」地喝著,而林阿姨則是一臉不情願 的表情,劉叔叔走過去抽了林阿姨屁股一巴掌,林阿姨才扭捏著走去廚房喝水。 
  喝完後林阿姨和媽媽一起出了門,而劉叔叔則再後面舉著DV。
 
  關上門後,林阿姨走過去按電梯,而劉叔叔卻命令媽媽和林阿姨走下去,沒 辦法,林阿姨和媽媽只好在下體插著假陽具的情況下走了樓梯。下樓以後,劉叔 叔帶著媽媽和林阿姨去了小區外面的超市,逛了一圈後,劉叔叔的鏡頭對準了媽 媽和林阿姨的臉掃了個特寫,只見媽媽和林阿姨的臉上都冒出了汗,看來夾著那 麼一個瘋狂扭動的假陽具走路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是林阿姨臉上紅紅的,看來要 不停地用力夾緊下陰才能保證那根假陽具不從褲腿裡掉出來。
 
  從超市出去之後,三人又步行了大約十分鐘來到一個附近不遠的大學校園, 這時已經九、十點鐘,學校裡安安靜靜,只有操場上一群學生在藉著路燈的光還 在揮灑著汗水,在籃球架下打著半場三對三。
 
  劉叔叔這時候發號施令了:「繞著操場,八百米,計時的。這次你們兩個騷 貨要是完不成,要有處罰的。」這時我才知道為什麼媽媽和林阿姨兩個人都穿了 運動裝和運動七夕电影